•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國學工具
    胡適:一個最低限度的國學書目

    發布時間: 2011/7/31 9:34:55    被閱覽數:

    序言

      這個書目是我答應清華學校胡君敦元等四個人擬的。他們都是將要往外國留學的少年。很想在短時期中得著國故學的常識。所以我擬這個書目的時候,并不為國學有根柢的人設想,只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點系統的國學知識的人設想。這是我要聲明的第一點。

      這雖是一個節目,卻也是一個法門。這個法門可以叫做“歷史的國學研究法”,這四五年來,我不知收到多少青年朋友詢問“治國學有何門徑”的信。我起初也學著老前輩們的派頭,勸人從“小學”入手,勸人先通音韻訓詁。我近來懺悔了!那種話是為專家說的,不是為初學人說的;是學者裝門面的話,不是教育家引人入勝的法子。音韻訓詁之學自身還不曾整理出個頭緒系統來,如何可作初學人的入手工夫?十幾年的經驗使我不能不承認音韻訓詁之學只可以作“學者”的工具,而不是“初學”的門徑。老實說來,國學在今日還沒有門徑可說;那些國學有成績的人大都是下死工夫笨干出來的。死工夫固是重要,但究竟不是初學的門徑。對初學人說法,須先引起他的真興趣,他然后肯下死工夫。在這個沒有門徑的時候,我曾想出一個下手方法來:就是用歷史的線索做我們的天然系統,用這個天然繼續演進的順序做我們治國學的歷程。這個書目便是依著這個觀念做的。這個書目的順序便是下手的法門。這是我要聲明的第二點。

      這個書目不單是為私人用的,還可以供一切中小學校圖書館及地方公共圖書館之用。所以每部書之下,如有最易得的版本,皆為注出。

    (一)工具之部

      《書目舉要》(周貞亮,李之鼎)南城宜秋館本。這是書目的書目。

      《書目答問》(張之洞)刻本甚多,近上海朝記書莊有石印“增輯本”,最易得。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附存目錄 廣東圖書館刻本,又點石齋石印本最方便。

      《匯刻書目》(顧修)顧氏原本已不適用,當用朱氏增訂本,或上海北京書店翻印本,北京有益堂翻本最廉。

      《續匯刻書目》(羅振玉)雙魚堂刻本。

      《史姓韻編》(汪輝祖)刻本稍貴,石印本有兩種。此為《二十四史》的人名索引,最不可少。

      《中國人名大辭典》 商務印書館。

      《歷代名人年譜》(吳榮光) 北京晉華書局新印本。

      《世界大事年表》(傅運森) 商務印書館。

      《歷代地理韻編》,《清代輿地韻編》(李兆洛)廣東圖書館本,又坊刻《李氏五種》本。

      《歷代紀元編》(六承如)《李氏五種》本。

      《經籍纂詁》 (阮元等)點石齋石印本可用。讀古書者,于尋常典外,應備此書。

      《經傳釋詞》(王引之)通行本。

      《佛學大辭典》(丁福保等譯編) 上海醫學書局

    (二)思想史之部

      《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 (胡適)商務印書館。

         二十二子:《老子》《莊子》《管子》《列子》《墨子》《荀子》《尸子》《孫子》《孔子集語》《晏子春秋》《呂氏春秋》《賈誼新書》《春秋繁露》《揚子法言》《文子纘義》《黃帝內經》《竹書紀年》《商君書》《韓非子》《淮南子》《文中子》《山海經》,浙江公立圖書館(即浙江書局)刻本。上海有鉛印本亦尚可用。匯刻子書,以此部為最佳。

      四書(《論語》,《大學》,《中庸》,《孟子》)最好先看白文,或用朱熹集注本。

      《墨子間詁》(孫詒讓)原刻本,商務印書館影印本。

      《莊子集釋》(郭慶藩)原刻本,石印本。

      《荀子集注》(王先謙)原刻本,石印本。

      《淮南鴻烈集解》(劉文典)商務印書館出版。

      《春秋繁露義證》(蘇輿)原刻本。

      《周禮》 通行本。

      《論衡》(王充)通津草堂本(商務印書館影。;湖北崇文書局本。

      《抱樸子》(葛洪)《平津館叢書》本最佳,亦有單行的;湖北崇文書局本。

      《四十二章經》 金陵刻經處本。以下略舉佛教書。

      《佛遺教經》 同上。

      《異部宗輪論述記》(窺基)江西刻經處本。

      《大方廣佛華嚴經》(東晉譯本)金陵刻經處。

      《妙法蓮華經》(鳩摩羅什譯)同上。

      《船若綱要》(葛彗)《大般若經》太繁,看此書很夠了。揚州藏經院本。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玄奘譯)

      《金剛般若波羅密經》(鳩摩羅什譯,菩提流支譯,真諦譯)以上兩書,流通本最多。

      《阿彌陀經》(鳩摩羅什譯)此書譯本與版本皆極多,金陵刻經處有《阿彌陀經要解》(智旭)最便。

      《大方廣圓覺了義經》(即《圓覺經》)(佛陀多羅譯)金陵刻經處白文本最好。

      《十二門論》(鳩摩羅什譯)金陵刻經處本。

      《中論》(同上)揚州藏經院本。

      以上兩種,為三論宗“三論”之二。

      《三論玄義》(隋吉藏撰)金陵刻經處本。

      《大乘起信論》(偽書)此雖是偽書,然影響甚大。版本甚多,金陵刻經處有沙門真界纂注本頗便用。

      《大乘起信論考證》(梁啟超)此書介紹日本學者考訂佛書真偽的方法,甚有益。商務印書館將出版。

      《小止觀》(一名《童蒙止觀》,智覬撰)天臺宗之書不易讀,此書最便初學。金陵刻經處本。

      《相宗八要直解》(智旭直解)金陵刻經處本。

      《因明入正理論疏》(窺基直疏)金陵刻經處本。

      《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慧立撰)玄奘為中國佛教史上第一偉大人物,此傳為中國傳記文學之大名著。常州天寧寺本。

      《華嚴原人論》(宗密撰)有正書局有合解本,價最廉。

      《壇經》(法海錄)流通本甚多。

      《古尊宿語錄》 此為禪宗極重要之書,坊間現尚無單行刻本。

      《大藏經》縮刷本騰字四至六。

      《宏明集》(梁僧祐集)此書可考見佛教在晉宋齊梁士大夫間的情形。金陵刻經處本。

      《韓昌黎集》(韓愈)坊間流通本甚多。

      《李文公集》(李翱)三唐人集本。

      《柳河東集》(柳宗元)通行本。

      《宋元學案》(黃宗羲,全祖望等)馮云濠刻本,何紹基刻本,光緒五年長沙重印本。坊間石印本不佳。

      《明儒學案》(黃宗羲)莫晉刻本最佳。坊間通行有江西本,不佳。

      以上兩書,保存原料不少,為宋明哲學最重要又最方便之書。此下所列,乃是補充這兩書之缺陷,或是提出幾部不可不備的專家集子。

      《直講李先生集》(李覯)商務印書館印本。

      《王臨川集》(王安石)通行本。商務印書館影印本。

      《二程全書》(程顥、程頤)六安涂氏刻本。

      《朱子全書》(朱熹)六安涂氏刻本;商務印書館影印本。

      《朱子年譜》(王懋竑)廣東圖書館本,湖北書局本。此書為研究朱子最不可少之書。

      《陸象山全集》

      《陳龍川全集》(陳亮)通行本。

      《葉水心全集》(葉適)通行本。

      《王文成公全書》(王守仁)浙江圖書館本。

      《困知記》(羅欽順)嘉慶四年翻明刻本。正誼堂本。

      《王心齋先生全集》(王艮)近年東臺袁氏編訂排印本最好,上海國學保存會寄售。

      《羅文恭公全集》(羅洪先)雍正間刻本,《四庫全書》本與此不同。

      《胡子衡齊》(胡直)此書為明代哲學中一部最有條理又最有精采之書!对フ聟矔繁。

      《高子遺書》(高攀龍)無錫刻本。

      《學通辨》(陳建)正誼堂本。

      《正誼堂全書》(張伯行編)這部叢書搜集程朱一系的書最多,欲研究“正統派”的哲學的,應備一部,全書六百七十余卷,價約三十元。初刻本已不可得,現行者為同治間初刻本。

      《清代學術概論》(梁啟超)商務印書館。

      《日知錄》(顧炎武)用黃汝成《集釋》本。通行本。

      《明夷待訪錄》(黃宗羲)單行本。掃葉山房《梨洲遺著匯刊》本。

      《張子正蒙注》(王夫之)《船山遺書》本。

      《思問錄內外篇》(王夫之)同上。

      《俟解》一卷,《噩夢》一卷 (王夫之)同上。

      《顏李遺書》(顏元,李塨)《畿輔叢書》本可用。北京四存學會增補全書本。

      《費氏遺書》(費密)成都唐氏刻本。(北京大學出版部寄售)

      《孟子字義疏證》(戴震)《戴氏遺書》本。國學保存會有鉛印本,但已賣缺了。

      《章氏遺書》(章學誠)浙江圖書館排印本,上海劉翰怡新刻全書本。

      《章實齋年譜》(胡適)商務印書館出版。

      《崔東壁遺書》(崔述)道光四年陳履和刻本;《畿輔叢書》本只有《考信錄》,亦可夠用了。全書現由亞東圖書館重印,不久可出版。

      《漢學商兌》(方東樹)此書無甚價值,但可考見當日漢宋學之爭。單行本,朱氏《槐廬叢書》本。

      《漢學師承記》(江藩)通行本,附《宋學師承記》。

      《新學偽經考》(康有為)光緒辛卯初印本;新刻本只增一序。

      《史記探原》(崔適)初刻本;北京大學出版部排印本。

      《章氏叢書》(章炳麟)康寶忠等排印本;浙江圖書館刻本。

    (三)文學史之部

      《詩經集傳》(朱熹)通行本。

      《詩經通論》(姚際恒)聞商務印書館將重印。

      《詩本誼》(龔橙)浙江圖書館《半廣叢書》本。

      《詩經原始》(方玉潤)聞商務印書館不久將有重印本。

      《詩毛氏傳疏》(陳奐)《清經解續編》卷七百七十八以下。

      《檀弓》 《禮記》第二篇。

      《春秋左氏傳》 通行本。

      《戰國策》 商務印書館有鉛印補注本。

      《楚辭集注》,附《辨證后語》(朱熹)通行本;掃葉山房有石印本。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嚴可均編)廣雅書局本。此書搜集最富,遠勝于張溥的《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全漢三國晉南北朝詩》(丁福保編)上海醫學書局出版。

      《古文苑》(章樵注)江蘇書局本。

      《續古文苑》(孫星衍編)江蘇書局本。

      《文選》(蕭統編)上海會文堂有石印胡刻李善注本最方便。

      《文心雕龍》(劉勰)原刻本;通行本。

      《樂府詩集》(郭茂倩編)湖北書局刻本。

      《唐文粹》(姚鉉編)江蘇書局本。

      《唐文粹補遺》(郭麟編)同上。

      《全唐詩》(康熙朝編)揚州原刻本,廣州本,石印本,五代詞亦在此中。

      《宋文鑒》(呂祖謙編)江蘇書局本。

      《南宋文范》(莊仲方編)同上。

      《南宋文錄》(董兆兆編)同上。

      《宋詩抄》(呂留良、吳之振等編)商務印書館本。

      《宋詩抄補》(管庭芬等編)商務印書館本。

      《宋六十家詞》(毛晉編)汲古閣本,廣州刊本,上海博古齋石印本。

      《四印齋王氏所刻宋元人詞》(王鵬運編刻)原刻本,板存北京南陽山房。

      《疆村所刻詞》(朱祖謀編刻)原刻本。王朱兩位刻的詞集都很精,這是近人對于文學史料上的大貢獻。

      《太平樂府》(楊朝英編) (四部叢刊)本。

      《陽春白雪》(楊朝英編) 南陵徐氏《隨庵叢書》本。

      以上兩種為金元人曲子的選本。

      《董解元弦索西廂》(董解元)劉世衍《暖紅室匯刻傳奇》本。

      《元曲選一百種》(臧晉叔編)商務印書館有影印本。

      《金文最》(張金吾編)江蘇書局本。

      《元文類》(蘇天爵編)同上。

      《宋元戲曲史》(王國維)商務印書館本。

      《京本通俗小說》 這是七種南宋的話本小說,上海蟫隱廬《煙畫東堂小品》本。

      《宣和遺事》 《士禮居叢書》本;商務印書館有排印本。

      《五代史平話》殘本 董康刻本。

      《明文在》(薛熙編)江蘇書局本。

      《列朝詩集》(錢謙益編)國學保存會排印本。

      《明詩綜》(朱彝尊編)原刻本。

      《六十種曲》(毛晉編刻)汲古閣本。此書善本已不易得。

      《盛明雜劇》(沈泰編)董康刻本。

      《暖紅室匯刻傳奇》(劉世珩編刻)原刻本。

      《笠翁十二種曲》(李漁)原刻巾箱本。

      《九種曲》(蔣士銓)原刻本。

      《桃花扇》(孔尚任)通行本。

      《長生殿》(洪升)通行本。

         清代戲曲多不勝舉;故舉李蔣兩集,孔洪兩種歷史戲,作幾個例而已。

      《曲苑》 上海古書流通處編印本。此書匯集關于戲曲的書十四種,中如焦循《劇說》,如梁辰魚《江東白苧》,皆不易得。石印本價亦廉,故存之。

      《綴白裘》 這是一部傳奇選本,雖多是零篇,但明末清初的戲曲名著都有代表的部分存在此中。在戲曲總集中,這也是一部重要書了。通行本。

      《曲錄》(王國維)《晨風閣叢書》本。

      《湖海文傳》(王昶編)所選都是清朝極盛時代的文章,最可代表清朝“學者的文人”的文學。原刻本。

      《湖海詩傳》(王昶編)原刻本。

      《鮚亭集》(全祖望)借樹山房本。

      《惜抱軒文集》(姚鼐)通行本。

      《大云山房文稿》(惲敬)四川刻本,南昌刻本。

      《文史通義》(章學誠)貴陽刻本,浙江局本,鉛印本。

      《龔定庵全集》(龔自珍)萬本書堂刻本。國學扶輪社本。

      《曾文正公文集》(曾國藩)《曾文正全集》本。

      清代古文專集,不易選擇;我經過很久的考慮,選出全,姚,惲,章,龔,曾六家來作例。

      《吳梅村詩》(吳偉業)《梅村家藏稿》(董康刻本,商務印書館影印本)本,無注;此外有靳榮藩《吳詩集覽》本,有吳翌鳳《梅村詩集箋注》本。

      《甌北詩鈔》(趙翼)《甌北全集》本,單行本。

      《兩當軒詩鈔》(黃景仁)光緒二年重刻本。

      《巢經巢詩抄》 (鄭珍)貴州刻本;北京有翻刻本,頗有誤字。

      《秋蟪吟館詩鈔》(金和)鉛印全本;家刻本略有刪減。

      《人境廬詩鈔》(黃遵憲)日本鉛印本。

      清代詩也很難選擇。我選梅村代表初期,甌北與仲則代表乾隆一期;鄭子尹與金亞匏代表道咸同三期;黃公度代表末年的過渡時期。

      明清兩朝小說:

      《水滸傳》 亞東圖書館三版本。

      《西游記》(吳承恩)亞東圖書館再版本。

      《三國志》 亞東圖書館本。

      《儒林外史》(吳敬梓)亞東圖書館四版本。

      《紅樓夢》(曹г)亞東圖書館三版本。

      《水滸后傳》(陳忱,自署古宋遺民)此書借宋徽欽二帝事來寫明末遺民的感慨,是一部極有意義的小說。亞東圖書館《水滸續集》本。

      《鏡花緣》(李汝珍)此書雖有“掉書袋”的毛病,但全篇為女子爭平等的待遇,確是一部很難得的書。亞東圖書館本。

      以上各種,均有胡適的考證或序,搜集了文學史的材料不少!督窆牌嬗^》,通行本?纱砻鞔亩唐。

      《三俠五義》 此書后經俞樾修改,改名《七俠五義》。此書可代表北方的義俠小說。舊刻本,《七俠五義》流通本較多。亞東圖書館不久將有重印本。

      《兒女英雄傳》(文康)蜚英館石印本最佳;流通本甚多。

      《九命奇冤》(吳沃堯)廣智書局鉛印本。

      《恨!罚▍俏謭颍┩ㄐ斜旧醵。

      《老殘游記》(劉鶚)商務印書館鉛印本。

      以上略舉十三種,代表四五百年的小說。

      《五十年來的中國文學》(胡適)本書卷二。

     。ò希┪膶W史一部,注重總集;無總集的時代,或總集不能包括的文人,始舉別集。因為文集太多,不易收買,尤不易遍覽,故為初學人及小圖書館計,皆宜先從總集下手。

    附錄一:《清華周刊》記者來書

    適之先生:

      在《努力周刊》的增刊、《讀書雜志》第七期上,我們看見先生為清華同學們擬的一個最低限度的國學書目。我們看完以后,心中便起了若干問題,現在愿說給先生聽聽,請先生賜教。    第一,我們以為先生這次所說的國學范圍太窄了。先生在文中并未下國學的定義,但由先生所擬的書目推測起來,似乎只指中國思想史及文學史而言。思想史與文學史便是代表國學么?先生在《國學季刊》的發刊的宣言里,擬了一個中國文化史的系統,其中包括(一)民族史,(二)語言文字史,(三)經濟史,(四)政治史,(五)國際交通史,(六)思想學術史,(七)宗教史,(八)文藝史,(九)風俗史,(十)制度史。中國文化史的研究,便是國學研究,這是先生在該宣言里指示我們的。既然如此,為什么先生不在國學書目文學史之部以后,加民族史之部,語言文學史之部,經濟史之部……呢?

      第二,我們一方面嫌先生所擬的書目范圍不廣;一方面又以為先生所談的方面──思想史與文學史──談得太深了,不合于“最低限度”四字,我們以為定清華學生的國學最低限度,應該顧到兩種事實:第一是我們的時間,第二是我們的地位。我們清華學生,從中等科一年起,到大學一年止,求學的時間共八年。八年之內一個普通學生,于他必讀的西文課程之外,如肯切實的去研究國學,可以達到一個什么程度,這是第一件應該考慮的。第二,清華學生都有留美的可能。教育家對于一班留學生,要求一個什么樣的國學程度,這是第二件應該考慮的。先生現在所擬的書目,我們是無論如何讀不完的,因為書目太多,時間太少。而且做留學生的,如沒有讀過《大方廣圓覺了義經》或《元曲選一百種》,當代的教育家,不見得會非難他們,以為未滿足國學最低的限度。

       因此,我們希望先生替我們另外擬一個書目,一個實在最低的國學書目。那個書目中的書,無論學機械工程的,學應用化學的,學哲學文學的,學政治經濟的,都應該念,都應該知道。我們希望諸過那書目中所列的書籍以后,對于中國文化,能粗知大略。至于先生在《讀書雜志》第七期所列的書目,似乎是為有志專攻哲學或文學的人作參考之用的,我們希望先生將來能繼續發表民族史之部,制度史之部等的書目,讓有志于該種學科的青年,有一個深造的途徑。

      敬祝先生康健。

    《清華周刊》記者。十二年,三月,十一日。

     

    附錄二:答書

    記者先生:

      關于第一點,我要說,我暫認思想與文學兩部為國學最低限度;其余民族史經濟史等等,此時更無從下手,連這樣一個門徑書目都無法可擬。

      第二,關于程度方面和時間方面,我也曾想過,這個書目動機雖是為清華的同學,但我動手之后就不知不覺的放高了,放寬了。我的意思是要用這書目的人,從這書目里自己去選擇;有力的,多買些;有時間的,多讀些;否則先買二三十部力所能及的,也不妨;以后還可以自己隨時添備。若我此時先定一個最狹義的最低限度,那就太沒有伸縮的余地了。先生以為是嗎?

      先生說:“做留學生的,如有沒讀過《圓覺經》或《元曲選》,當代教育家不見得非難他們!边@一層,倒有討論的余地。正因為當代教育家不非難留學生的國學程度,所以留學生也太自菲薄,不肯多讀點國學書,所以他們在國外既不能代表中國,回國后也沒有多大影響。我們這個書目的意思,一部分也正是要一班留學生或候補留學生知道《元曲選》等是應該知道的書。

      如果先生們執意要我再擬一個“實在的最低限度的書目”,我只好在原書目上加上一些圈;那些有圈的,真是不可少的了。此外還應加上一部《九種紀事本末》(鉛印本)。

      以下是加圈的書:

      《書目答問》 《法華經》 《左傳》《中國人名大辭典》 《阿彌陀經》 《文選》

      《九種紀事本末》 《壇經》 《樂府詩集》《中國哲學史大綱》 《宋元學案》

      《全唐詩》《老子》《明儒學案》《宋詩鈔》《四書》《王臨川集》《宋六十家詞》

      《墨子閒詁》 《朱子年譜》 《元曲選一百種》《荀子集注》 《王文成公全書》

      《宋元戲曲史》《韓非子》 《清代學術概論》 《綴白裘》《淮南鴻烈集解》

      《章實齋年譜》 《水滸傳》《周禮》 《崔東壁遺書》 《西游記》《論衡》

      《新學偽經考》 《儒林外史》《佛遺教經》 《詩集傳》 《紅樓夢》

    文:胡適


    來源:國學網      編輯:佚名

    名家推薦書目
    國學入門:古代字典常識知多少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辽阳| 新余| 云南昆明| 巴中| 黄石| 梅州| 三亚| 武安| 洛阳| 白山| 烟台| 三河| 诸暨| 安徽合肥| 柳州| 云南昆明| 仁怀| 阿勒泰| 乌海| 昭通| 鄢陵| 兴安盟| 宜春| 琼中| 潍坊| 德州| 临沂| 基隆| 盘锦| 宜宾| 台中| 青州| 凉山| 甘孜| 周口| 伊犁| 荣成| 阜阳| 阿克苏| 神农架| 唐山| 赣州| 清远| 乌海| 广汉| 湖南长沙| 兴安盟| 东营| 南安| 益阳| 威海| 中山| 澄迈| 内江| 白银| 常州| 铁岭| 日土| 赣州| 博尔塔拉| 寿光| 台南| 遵义| 泗洪| 明港| 东方| 甘孜| 库尔勒| 阿勒泰| 丽水| 达州| 澄迈| 台州| 台山| 荆门| 贵州贵阳| 正定| 克孜勒苏| 广安| 茂名| 晋江| 黔东南| 鹤壁| 绵阳| 厦门| 博罗| 赤峰| 宁国| 偃师| 通辽| 荆门| 临沧| 吐鲁番| 大庆| 金坛| 丹东| 澄迈| 安庆| 安顺| 泰兴| 瑞安| 鄂尔多斯| 绵阳| 张家界| 大兴安岭| 襄阳| 澳门澳门| 扬州| 遂宁| 洛阳| 潜江| 深圳| 北海| 清徐| 抚顺| 新疆乌鲁木齐| 澄迈| 山南| 巴中| 赣州| 邹城| 汕尾| 楚雄| 鸡西| 伊犁| 海东| 安徽合肥| 浙江杭州| 泰兴| 玉树| 芜湖| 公主岭| 山西太原| 顺德| 涿州| 济宁| 张北| 天长| 荆门| 绍兴| 焦作| 宜昌| 株洲| 龙口| 广安| 海门| 铁岭| 枣庄| 青海西宁| 黄冈| 金坛| 武威| 湘潭| 鹤岗| 常德| 蚌埠| 萍乡| 北海| 博尔塔拉| 黄南| 黔南| 庄河| 神木| 和县| 乳山| 平顶山| 温州| 鹤岗| 白城| 克拉玛依| 临汾| 那曲| 常德| 海丰| 香港香港| 郴州| 忻州| 吉林| 雅安| 白城| 大同| 诸暨| 海南| 永新| 松原| 许昌| 偃师| 滁州| 新疆乌鲁木齐| 荣成| 淮南| 沛县| 玉环| 江门| 清远| 东方| 池州| 枣庄| 铜陵| 抚州| 大连| 海安| 昌吉| 莱州| 牡丹江| 新余| 三河| 亳州| 汉川| 扬州| 长兴| 建湖| 商洛| 保定| 江西南昌| 汉中| 仁怀| 铜川| 屯昌| 邵阳| 湖州| 乳山| 昭通| 山南| 枣阳| 昌吉| 宁波| 怒江| 鹤壁| 郴州| 六安| 黑龙江哈尔滨| 武夷山| 菏泽| 咸宁| 广西南宁| 莱州| 海拉尔| 南阳| 贵州贵阳| 青海西宁| 河北石家庄| 鹤岗| 驻马店| 清远| 昭通| 台北| 文山| 淮安| 保定| 石河子| 衢州| 黔南| 唐山| 新疆乌鲁木齐| 和田| 咸阳| 宿州| 芜湖| 毕节| 淮安| 荆州| 海南海口| 新沂| 益阳| 顺德| 神木| 吉安| 邵阳| 鸡西| 阿勒泰| 东莞| 衡水| 东莞| 靖江| 安庆| 毕节| 河源| 毕节| 淮南| 沛县| 枣阳| 大连| 安徽合肥| 武威| 大同| 白城| 恩施| 玉树| 瑞安| 阜新| 汕头| 丹东| 万宁| 莱州| 甘南| 吉安| 钦州| 本溪| 神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