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資訊| 漢字| 漢語| 語林| 文庫| 論壇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漢語史話
  • 漢語方言
  • 漢語探微
  • 研究時評
  • 漢語教育
  • □ 同類熱點 □
  • 歐洲忘記了漢語卻“發現”了漢字
  • 中國古代韻書綜述
  • 新加坡華語特有詞語探微
  • 現代漢語中的曰語“外來語”問題(上)
  • 二十年來臺灣社會語言學的研究
  • 臺風語詞命名的女性化現象
  • 從新詞語看語言與社會的關系
  • 用數字表示歷史事件的幾種寫法
  • 論言語意義與傳意效果
  • 古漢語副詞的來源
  • 趙翼的詩和史學(2)
  • 漢語稱謂研究十年
  • 生活·語言·形象:關于語言構建形象的再思考
  • 淺談漢語新詞語發布的詞匯學意義
  • 通假字的流傳、成語的變遷和所謂余秋雨的“誤讀”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漢語 >> 漢語 >> 研究時評
    現代漢語立法語言用詞淺議(1)

    發布時間: 2019/8/29 0:37:31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論文聯盟
    文字 〖 〗 )
    立法語言是立法主體按照一定的規則表述立法意圖、設定法的規范、形成規范性文件的一種專門語言文字,是一定的意志或利益得以表現為成文法或法的規范的專門載體。[1](P35)在立法表述中,運用怎樣的表達方式,形成怎樣的語體風格,詞語的使用規律,這些都是立法語言表達的重要環節。筆者從宏觀和微觀兩個方面對現代立法語言的用詞進行研究。  
      一、從宏觀對現代漢語立法語言用詞進行研究  
      通過對法律文本進行宏觀上的整體研究,筆者發現現代漢語立法語言在用詞上有如下特點:  
     。ㄒ唬┈F代漢語立法語言所選用的詞詞義大都比較單一  
      1.立法語言所用的詞所表示的都是一個特定的法律概念,在使用時,其他任何詞語都不能代替。如“過失”不能用“過錯”或“錯誤”代替,“故意”不能用“存心”、“特意”代替。  
      2.在民族共同語中屬多義的詞,一旦進入立法語言,作為法律專業術語出現時,也只保留一個義項。如“同居”一詞,在民族共同語中至少有三個義項:①若干人同住在一起;②夫妻共同生活;③男女雙方沒有辦理登記結婚手續而共同生活。但在立法語言中,作為一個法律專業術語,“同居”只能有一個特定的含義,即“男女雙方沒有辦理登記結婚手續而共同生活”。如我國1979年《刑法》第181條規定:“明知是現役軍人的配偶而與之同居或者結婚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ǘ┈F代漢語立法語言一般選用有反義性的詞  
      反應性的詞是指詞語的意義互相矛盾、互相對立。常見的有:  
      行為人——受害人 父母——子女  
      權利——義務 男方——女方  
      主犯——從犯 合法——非法  
      立法語言中選用有反義性的詞是由法律工作的性質所決定的。一般來說,法律工作的對象往往是利害關系互相對立的兩個方面,如刑事案件中的正義語邪惡、行為人與受害人。法律工作就是要保護人民、打擊敵人、維護正義,因而法律條文的制定與實施都必須旗幟鮮明地肯定一方,否定另一方。這就決定了立法語言中不可避免地存在著大量的反義詞。[2](P98)  
     。ㄈ┈F代漢語立法語言在用詞上具有變異性  
      現代漢語立法語言在用詞上的變異性是指有些術語的使用與民族共同語的語言習慣有所不同。  
      1.相同語法形式下的變異  
      “不作為”不能犯這兩個語法術語,從內容結構看,都是偏正關系的動詞性詞組!安蛔鳛椤庇煞穸ǜ痹~“不”修飾動詞“作為”;“不能犯”由否定副詞“不”和能愿動詞“能”共同修飾動詞“犯”,這種詞素之間的組合關系并沒有超出現代漢語的語法規則,在結構上分別和“不笑”、“不走”、“不能讀”、“不能看”相同。在民族共同語中,“不笑”、“不走”、“不能讀”、“不能看”都屬于動詞性詞組,在句中常常充當謂語,但在立法語言中,作為法律專業術語的“不作為”、“不能犯”已不再是動詞性詞組,而是兩個具有名詞性質的法律概念,在句中也不充當謂語,而常常充當主語和賓語。這與民族共同語的習慣是相悖的,不能不說是立法語言在用詞上的一種變異。  
      2.詞性變異  
      “故意”一詞在共同語中是一個副詞,表示“有意、存心”之意,在句中作狀語,但進入立法語言的詞語體系之后,作為法律專業術語卻變成了名詞,在句中作主語或賓語,其含義在《法學詞典》中被解釋為“行為人在犯罪時的一種心理狀態”。  
      “過失”一詞在進入立法語言的詞語體系之后,由單純的名詞變為兼有副詞的性質,在句中既可以作主語或賓語,又可以作狀語,如“過失犯罪“。  
      3.詞義變異  
      “撫養”一詞在《現代含義詞典》中被解釋為“養活”,凡是供給生活費以保證其生存的,都可以視為撫養。而在《法學詞典》中對該詞解釋的則是:“夫妻之間在物質和生活上的互相扶助、互相供養!  
     。ㄋ模┈F代漢語立法語言所使用的有些詞在構詞成分上具有特殊性  
      在現代漢語立法語言用詞中,多數詞語內部的詞素都是按照民族共同語的一般構詞規律組合在一起的,但也有少數法律術語的構詞成分超出了常規。  
      1.“轉折連詞+名詞”構成形容詞  
      “但書”中的詞素“但”在現代漢語中是一個轉折連詞,出來表轉折之外,只起分句間的連接作用,“但”在“但書”一詞中卻用來修飾名詞性詞素“書”,而且其本身的詞性也發生了變化,它已不再有連詞的性質,而是具有了形容詞的性質,具有了一定的的修飾性,使“但書”成為一個偏正結構的名詞性法律術語。  
      2.“動詞+名詞”構成形容詞  
      “應稅”一詞,從詞義上看,是“應該納稅”的緊縮詞,這一緊縮詞已不再是具有動詞性質的詞組,而是一個由動詞性詞素“應”和一個名詞性詞素“稅”組合而成的偏正關系的具有形容詞性質的法律概念。
    編輯:秋痕

    對外漢語教學中的“語言交際文化”
    現代漢語立法語言用詞淺議(2)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遵义| 黔南| 马鞍山| 泗阳| 定西| 德宏| 西藏拉萨| 鄂州| 贺州| 松原| 泗阳| 肥城| 天水| 许昌| 平凉| 长葛| 广元| 肇庆| 包头| 大丰| 宜宾| 东台| 恩施| 宜昌| 郴州| 东台| 云南昆明| 垦利| 肥城| 海东| 黔西南| 陵水| 宣城| 昌吉| 嘉兴| 长治| 白山| 天长| 泰州| 大丰| 邹平| 内蒙古呼和浩特| 丽水| 梅州| 鹤岗| 防城港| 宝鸡| 茂名| 广安| 深圳| 常德| 宁波| 新乡| 山西太原| 江门| 吉林| 焦作| 建湖| 铜仁| 安徽合肥| 白城| 吕梁| 株洲| 阳泉| 新泰| 揭阳| 绥化| 湖北武汉| 渭南| 燕郊| 莱芜| 大庆| 阜阳| 安康| 阳江| 吕梁| 遂宁| 玉林| 大连| 枣庄| 三沙| 滕州| 甘南| 邵阳| 葫芦岛| 上饶| 海宁| 巴中| 石河子| 盘锦| 黔南| 阿拉尔| 无锡| 滨州| 绵阳| 湖南长沙| 连云港| 葫芦岛| 三亚| 辽宁沈阳| 荆州| 大连| 鸡西| 定安| 龙口| 泰兴| 承德| 瓦房店| 佳木斯| 龙岩| 海门| 乌兰察布| 顺德| 通化| 七台河| 平潭| 那曲| 茂名| 阜阳| 宜宾| 宝鸡| 本溪| 岳阳| 台湾台湾| 海门| 曲靖| 黄南| 汉中| 偃师| 高密| 淮安| 顺德| 湖北武汉| 德宏| 莆田| 枣庄| 七台河| 咸阳| 通辽| 四平| 开封| 绥化| 苍南| 和田| 乌兰察布| 三沙| 巢湖| 襄阳| 和田| 安徽合肥| 吐鲁番| 大丰| 渭南| 宿迁| 安岳| 许昌| 怒江| 漳州| 百色| 晋城| 惠东| 定安| 金坛| 徐州| 龙口| 燕郊| 果洛| 孝感| 白城| 沧州| 金华| 中卫| 东阳| 陕西西安| 宁波| 晋城| 荆门| 商洛| 齐齐哈尔| 迁安市| 五指山| 阳春| 辽源| 青州| 铁岭| 湛江| 屯昌| 肇庆| 德阳| 呼伦贝尔| 象山| 燕郊| 肥城| 吉林| 蚌埠| 淮安| 安徽合肥| 云南昆明| 海南| 辽源| 自贡| 开封| 漯河| 海北| 镇江| 招远| 姜堰| 阳春| 衢州| 荆州| 河源| 大理| 绍兴| 博尔塔拉| 宜都| 昌吉| 阿拉善盟| 鄂尔多斯| 四平| 诸城| 白城| 荆州| 文昌| 临猗| 那曲| 遵义| 东方| 东营| 香港香港| 惠东| 玉树| 铜陵| 滨州| 滁州| 图木舒克| 宜宾| 宿州| 漯河| 平凉| 乌兰察布| 张家口| 张家口| 南安| 马鞍山| 陕西西安| 山西太原| 保定| 长垣| 楚雄| 海宁| 包头| 石河子| 天水| 大同| 宁国| 仁怀| 甘南| 防城港| 清远| 通辽| 天长| 延安| 鄂尔多斯| 宁波| 延边| 中山| 黔西南| 黔南| 资阳| 安阳| 灌南| 广汉| 泰安| 柳州| 萍乡| 东营| 阳泉| 阿里| 北海| 贺州| 石狮| 信阳| 六安| 渭南| 锡林郭勒| 香港香港| 丹东| 洛阳| 泸州| 汝州| 保山| 阿克苏| 毕节| 山南| 那曲| 吉林| 海安| 通化| 来宾| 德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