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國| 強漢風云| 三分天下| 魏晉南北| 隋唐演義| 五代十國| 宋遼夏金| 大漠元蒙| 廠衛明庭| 八旗滿清| 上古至先秦| 論壇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戰史戰例
  • 將帥風云
  • 軍馬兵械
  • 著作論述
  • □ 同類熱點 □
  • 崔浩
  • 慕容廆
  • 劉裕(2)
  • 石勒石世龍
  • 拓跋燾(太武帝佛貍)
  • 桓溫
  • 劉淵
  • 張賓
  • 王鎮惡
  • 符堅
  • 拓跋珪道武帝
  • 冼夫人——中國古代杰出的女軍事家(1)
  • 慕容翰
  • 姚萇
  • 劉裕(1)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軍事 >> 魏晉南北 >> 將帥風云
    沈慶之

    發布時間: 2019/8/22 0:07:42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宋書·沈慶之列傳
    文字 〖 〗 )
    fiogf49gjkf0d
    沈慶之(386—465.12.6),字弘先,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武康鎮)人,南北朝時期宋朝著名將領。
        沈慶之少有志力。時值東晉末年,會稽王司馬道子專權,政刑謬亂,朝中黨派林立,互相傾軋,朝政腐敗,不斷爆發流血斗爭。浙東地區賦役苛重。東晉隆安三年(399年),五斗米道教主孫泰之侄孫恩率眾起義,并派軍進攻武康。當時沈慶之未滿二十歲,便跟隨鄉族與義軍作戰,并以勇猛聞名。
        起義被鎮壓后,鄉邑百姓流轉失散,沈慶之耕種田地,勤苦自立。到三十歲時,還未出名。沈慶之的哥哥沈敞之是趙倫之的征虜參軍,監南陽郡。一次,沈慶之去看望兄長,遇見了趙倫之,趙倫之對沈慶之很賞識。時趙倫之之子趙伯符為竟陵太守,趙倫之便讓趙伯符任命沈慶之為寧遠中兵參軍。當時竟陵境內的蠻人經常攻打來犯,沈慶之便為趙伯符出謀劃策,每次作戰都取得了勝利,趙伯符由此得將帥之稱。有時趙伯符外出作戰,沈慶之沒有跟隨,趙伯符常無功而返。
        永初二年(421年),沈慶之被任命為殿中員外將軍。宋元嘉七年(430年),和趙伯符隨到彥之北伐(北伐時間在《南史·到彥之列傳》有此記載)。趙伯符中途病歸,沈慶之則隨檀道濟繼續北伐。次軍,宋軍回師,檀道濟對文帝說沈慶之忠謹曉兵,文帝于是讓他領隊防衛東掖門,稍得引接,出入禁省。后出戍錢唐新城,回京后,領淮陵太守。
        領軍將軍劉湛知道沈慶之的才能后,便想拉攏他,對他說:“卿在省年月久,比當相論!鄙驊c之正色說:“下官在省十年,自應得轉,不復以此仰累”(《宋書·沈慶之列傳》)。不久,轉為正員將軍。
        宋元嘉十七年(440年)十月,文帝欲收捕劉湛。當日,文帝召沈慶之,沈慶之穿戎裝來見。文帝見他如此打扮,大驚,問沈慶之:“卿何意乃爾急裝?”沈慶之回答:“夜半喚隊主,不容緩服”(《宋書·沈慶之列傳》)。文帝很滿意,派他收捕吳郡太守劉斌,斬首。后又遷始興王劉浚后軍行參軍,員外散騎侍郎。
        元嘉十九年(442年)十二月,宋雍州(治襄陽,今湖北襄樊市)刺史劉道產卒。劉道產善于為政,民安其業,大小豐贍,山蠻走出深山,沿沔水(今漢江及其北源陜西留壩縣西沮水)為村落,戶口殷盛。繼任者治理不善,不久,山蠻即群起反宋,征西司馬朱修之率兵鎮壓,初戰不利。宋廷以沈慶之為建威將軍,助朱修之。朱修之失律下獄,沈慶之代其征討,俘殺萬余人。遷廣陵王誕北中郎中兵參軍,領南東平太守,又為武陵王劉駿(后為孝武帝)撫軍中兵參軍。
        元嘉二十二年(445年),沔水沿岸諸蠻連年聚眾反宋,使水陸梗阻。七月,武陵王劉駿為雍州刺史,將至襄陽(今屬湖北)赴任,遂派沈慶之率兵突然進擊,大破之,降二萬口。劉駿抵達襄陽后,諸蠻切斷驛道,欲攻隨郡(治今湖北隨州),隨郡太守柳元景率招募所得的六七百人進行攔擊,又破之,俘7萬余口。時涢山(今湖北潛江東北)蠻最強,沈慶之率兵進攻,獲3萬余人,將1萬余人遷移至都城建康(今南京)。沈慶之又為廣陵王劉誕北中郎中兵參軍,加建威將軍、南濟陰太守。
        元嘉二十六年(449年)十二月,沔北諸山蠻攻雍州。沈慶之隨劉誕至襄陽,奉命率后軍中兵參軍柳元景、隨郡太守宗愨、振威將軍劉颙、司空參軍魯尚期、安北參軍顧彬、馬文恭、左軍中兵參軍蕭景嗣、前青州別駕崔目連、安蠻參軍劉雍之、奮威將軍王景式等2萬余人前去征討。宗愨自新安道入太洪山,柳元景從均水據五水嶺,馬文恭出蔡陽口取赤系鄔,王景式由延山下向赤圻阪,八道俱進。各路討伐兵馬皆營于山下以迫之,諸蠻憑借山勢居高臨下,連發矢石擊打宋軍,宋軍不斷受挫。沈慶之乃會諸軍于茹丘山下,對諸將說:“今若緣山列旆以攻之,則士馬必損。去歲蠻田大稔,積谷重巖,未有饑弊,卒難禽剪。今令諸軍各率所領以營于山上,出其不意,諸蠻必恐,恐而乘之,可不戰而獲也”(《宋書·沈慶之列傳》)。于是命諸軍斬木開道,8道并進,鼓噪登山。群蠻首尾難以兼顧,十分震恐。宋軍乘機直搗腹心,占據險要,諸蠻奔潰。沈慶之自冬至春,屢破雍州蠻,并用諸蠻所聚之谷以充軍食,前后斬首3000級,俘蠻民2.8萬余口,降者2.5萬余戶。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正月,沈慶之復率眾攻山。大羊蠻憑險筑重城,施門櫓,甚峻。山中蠻民積以為礧(即礌石),守御甚固。沈慶之命諸軍連營于山中,開門相通,各自在營內掘池以供食用之水。不久,大風,蠻民潛兵夜來燒營,宋軍以池水灌滅。并多出弓弩夾射之,蠻兵散走。蠻民所據山高路險,一時難以攻克,沈慶之乃置東岡、蜀山、宜民、西柴、黃徼、上夌六戍,圍守而還。蠻民被圍日久,糧盡,紛紛下山歸降,悉遷至京都建康(今南京)為營戶(南北朝時,戰爭使人口耗損,為擴充民力,多以所得戰俘,或所占地居民集中編為戶籍,歸軍隊管轄,稱為營戶)。沈慶之患有頭風,常戴狐皮帽,所以當地蠻民稱其為“蒼頭公”,每次看到沈慶之軍,都畏懼地說:“蒼頭公已復來矣”(《宋書·沈慶之列傳》)!
        此次作戰,沈慶之采用多路進擊、營內挖池、置戍圍困等戰法, 其因機制變的靈活方略,因而所向獲勝。
        是年,沈慶之升為太子步兵校尉。當時北魏不斷派兵南犯,所以文帝也欲伺機北伐。當文帝得悉魏誅殺謀臣崔浩,又見河道通暢,柔然遣使遠來,誓為犄角,便想伐魏。六月,丹楊尹徐湛之、吏部尚書江湛、彭城太守王玄謨等大臣鼓動文帝出兵。沈慶之認為不妥,進言道:“馬步不敵,為日已久矣。請舍遠事,且以檀、到言之。道濟再行無功,彥之失利而返。今料王玄謨等未逾兩將,六軍之盛,不過往時。將恐重辱王師,難以得志!蔽牡鄄灰詾槿坏卣f:“小丑竊據,河南修復,王師再屈,自別有以;亦由道濟養寇自資,彥之中涂疾動。虜所恃唯馬,夏水浩汗,河水流通,泛舟北指,則確磝必走,滑臺小戍,易可覆拔?舜硕,館谷吊民,虎牢、洛陽,自然不固。比及冬間,城守相接,虜馬過河,便成禽也”(《宋書·沈慶之列傳》)。沈慶之堅持己見,文帝又讓徐湛之和江湛難為沈慶之,沈慶之說:“治國譬如治家,耕當問奴,織當訪婢。陛下今欲伐國,而與白面書生輩謀之,事何由濟!”文帝聽了大笑,但仍未納沈慶之之言。
        以七月,文帝遣大軍伐北魏。遣寧朔將軍王玄謨率沈慶之、鎮軍咨議參軍申坦水軍入黃河西進,受督于青、冀二州刺史蕭斌;太子左衛率臧質、驍騎將軍王方回回直搗許昌、洛陽(今屬河南);徐、兗二州刺史武陵王劉駿、豫州刺史南平王劉鑠各率所部,從東西兩翼同時北上;梁州、南秦、北秦三刺史劉秀之進擊汧、隴(隴東一帶);太尉、江夏王劉義恭出駐彭城(今江蘇徐州),節度諸軍。由于兵力不,宋廷又又征發青、冀、徐、豫、南兗、北兗6州的民丁,三丁抽一,五丁征二,并賞募有武藝的壯士;因軍費不足,一面發動臣民捐獻金帛,一面又下令向富民僧尼借貸。
        時建武司馬申元吉引兵趨碻磝(今山東茌平西南),魏濟州刺史王買德棄城逃走。蕭斌遣將軍崔猛傾兵攻樂安(今山東廣饒北),魏青州刺史張淮之也棄城而去。蕭斌與沈慶之留守碻磝,王玄謨部進圍滑臺(今河南滑縣東),仍領蕭斌輔國司馬。
        北魏太武帝拓跋燾認為馬今未肥,天時尚熱,速出必無功,需寬延至十月方可反擊。九月,魏太武帝引兵南下救滑臺,同時命太子拓跋晃屯漠南以防備柔然,吳王拓跋余鎮守京都平城(今山西大同東北)。隨后征發州郡兵5萬分發給諸軍。
        王玄謨功滑臺(今河南滑縣),數月不克。十月,魏太武帝率大軍渡黃河,號稱百萬。王玄謨恐懼,撤滑臺之圍逃走,遭魏軍追擊,死萬余人,部眾潰散幾盡,丟棄軍資器械無數。蕭斌派沈慶之救助王玄謨,沈慶之說:“玄謨兵疲眾老,虜寇已逼,各軍營萬人,乃可進耳;少軍輕往,必無益也”(《宋書·沈慶之列傳》)。沈慶之至半路,正遇王玄謨逃回。蕭斌要將王玄謨處斬,沈慶之堅持諫止說:“佛貍威震天下,控弦百萬,豈玄謨所能當!且殺戰將以自弱,非良計也”(《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五》)。王玄謨這才得以免罪。后文帝問沈慶之:“何故諫斌殺玄謨?”沈慶之回答說:“諸將奔退,莫不懼罪,自歸而死,將至逃散。且大兵至,未宜自弱,故以攻為便耳”(《宋書·沈慶之列傳》)。
        蕭斌見前軍已敗,欲固守碻磝,沈慶之反對此舉,認為:“夫深入寇境,規求所欲,退敗如此,何可久住。今青、冀虛弱,而坐守窮城,若虜眾東過,青東非國家有也。碻磝孤絕,復作硃修之滑臺耳”(《宋書·沈慶之列傳》)。此時,文帝詔書到,下令不許后退。諸將也為應該留守,蕭斌又問計于沈慶之,沈慶之說:“閫外之事,將所得專,詔從遠來,事勢已異。節下有一范增而不能用,空議何施!笔挶蠛驮谧娜硕夹χf:“沈公乃更學問!鄙驊c之厲聲說:“眾人雖見古今,不如下官耳學也”(《宋書·沈慶之列傳》)。蕭斌乃命剛從滑臺退還的王玄謨守碻磝,申坦、垣護之據清口(清水入黃河之口處),自率諸軍還歷城(今濟南)。后來文帝對沈慶之說:“河上處分,皆合事宜,惟恨不棄確磝耳。卿在左右久,偏解我意,正復違詔濟事,亦無嫌也”(《宋書·沈慶之列傳》)。
        閏十月,魏太武帝下令全面反攻,諸將分道進擊。永昌王拓跋仁率部自洛陽趨壽陽(今安徽壽縣),尚書長孫真率部趨馬頭(今安徽懷遠縣),楚王拓跋建率部趨鐘離(今安徽鳳陽東北),高涼王拓跋那率部自青州趨下邳(今江蘇睢寧西北),魏太武帝自東平趨鄒山(即鄒嶧山,今山東鄒縣東南)。
        十一月,沈慶之騎驛馬回朝,未至,文帝令其去回救王玄謨。此時魏軍已進至彭城,無法通過,太尉江夏王劉義恭便留沈慶之領府中兵參軍。時拓跋燾至卯山,劉義恭遣沈慶之率兵3000拒之,沈慶之認為魏軍強盛,去必敗,所以未去。時魏軍在蕭城,離彭城十余里。彭城兵雖多,而食少,劉義恭欲棄彭城南歸。沈慶之認為:“歷城兵少食多,欲為函箱車陳,以精兵為外翼,奉二王及妃女直趨歷城;分兵配護軍蕭思話,使留守彭城”(《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五》)。后劉義恭經眾人所勸,才沒有南逃。
        元嘉二十八年(451年),文帝派沈慶之遷彭城流民數千家于瓜步(今江蘇六合東南)。
        元嘉二十九年(452年),二月,魏統治集團內訌,魏太武帝拓跋燾被中常侍宗愛所殺。三月,宋文帝劉義隆見有機可乘,欲再次伐魏。五月,沈慶之固諫不能北伐,但文帝不從,又認為沈慶之意見相佐,便沒讓其參加北伐。八月,宋軍北伐果以失敗告終。
        十月,西陽的五水(指巴水、蘄水、希水、赤亭水、西歸水)蠻民憑借山川險阻,聚眾起事,反抗宋廷,活動于淮水、汝水以至長江、沔水一帶。文帝命沈慶之督江、豫、荊、雍四州之眾進行征討。將起事鎮壓。
        元嘉三十年(453年)正月,文帝因欲另立太子,被太子劉劭率東官兵所殺,大臣江湛、徐湛之、王僧綽等同時遇害,劉劭自立為帝。以蕭斌為尚書仆射、領軍將軍,以何尚之為司空,前右衛率檀和之守石頭城,征虜將軍營道侯劉義綦鎮京口。當時劉駿統諸軍討西陽蠻,軍屯五洲(今湖北浠水西南)。沈慶之從巴水出至五洲,商議軍情。
        三月,劉駿典簽董元嗣自京城而回,劉駿才知文帝已死。得知其父被殺,與沈慶之舉兵討劉劭。沈慶之對心腹說:“蕭斌婦人不足數,其余將帥,并是所悉,皆易與耳。東宮同惡不過三十人,此外屈逼,必不為用力。今輔順討逆,不憂不濟也”(《宋書·沈慶之列傳》)。
        當時,劉劭秘密地給沈慶之寫了一封信,讓他殺掉劉駿。沈慶之求見劉駿,劉駿稱病不敢接見。沈慶之只好沖進去,徑直到劉駿面前,把劉劭的信呈給他看。劉駿嚇得淚流滿面,乞求沈慶之準許他到屋內和母親訣別。沈慶之說:“下官受先帝厚恩,常愿報德,今日之事,唯力是視,殿下是何疑之深!眲ⅡE這才起身再拜,說:“家國安危,在于將軍”(《南史·沈慶之列傳》)。沈慶之于是著手內安排討伐之事。
        主簿顏竣聞沈慶之至,急忙去見劉駿,對劉駿說:“今四方尚未知義師之舉,而劭據有天府,首尾不相應赴,此危道也。宜待諸鎮唇齒,然后舉事!鄙驊c之厲聲說:“今方興大事,而黃頭小兒皆參預,此禍至矣,宜斬以徇眾!眲ⅡE急忙說:“竣何不拜謝!鳖伩⒚ζ鹕戆葜x,沈慶之又說:“君但當知筆札之事”(《南史·沈慶之列傳》)。于是繼續安排,十天便安排妥當,時人皆以為神兵。
        是月,劉駿從西陽(今湖北黃岡東)出發,假沈慶之征虜將軍、武昌內史,領府司馬。襄陽太守柳元景、隨郡太守宗愨為諮議參軍,領中兵;江夏內吏朱惰之兼代平東將軍;記室參軍顏竣諮議參軍、領錄事,兼總內外。南譙王劉義宣、雍州刺史臧質皆不受劉劭之命,與司州刺史魯爽一同起兵響應劉駿。兗、冀二州刺史蕭思話也自歷城率部至彭城(今江蘇徐州),舉兵響應。
        起初,劉劭以素習軍事,若有反抗,自能抵擋;后聞四方起兵聲討,始有懼意。急忙悉召宿衛,實行戒嚴,并將秦淮河(今江蘇南部秦淮河,于南京注入長江)南岸居民遷于北岸;為防止王公大臣出奔,盡將其聚于臺城(皇帝所居之處,今南京雞鳴山南乾河沿北)之內。
        四月,劉駿率軍自尋陽(今江西九江西南)東下,沈慶之總領中軍,柳元景統率寧朔將軍薛安都等十二軍由湓口(今江西九江市西北,湓浦水入長江之口)出發,司空中兵參軍徐遺寶率荊州(治江陵,今湖北江陵)之眾繼之。不久,劉駿軍至鵲頭,傳檄于宣城太守王僧達。沈慶之對人說:“王僧達必來赴義!比藛柶涔,沈慶之:“吾見其在先帝前議論開張,執意明決;以此言之,其至必也”(《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七》)。不久,王僧達果然來附。
        柳元景知船艦不堅,擔心水戰難于戰勝,遂于江寧(今江蘇江寧西南)登岸,潛進至長江邊的新亭(今南京南),依山筑壘。劉劭唯恐朝中舊臣不為已用,悉將軍務委于輔國將軍魯秀、右軍參軍王羅漢及太尉司馬龐秀之,并以領軍將軍蕭斌為謀主,天天自出慰勞將士,親督建造船艦。不久,龐秀之投奔武陵王劉駿,由于他掌管軍隊,劉劭朝內大受震動。劉劭派蕭斌統率步軍,褚湛之統水軍,與魯秀、王羅漢、劉簡之所部之精兵一起,計萬人,攻新亭,劉劭自登朱雀門(建康的正南門)督戰。由于劉劭出重賞,將士皆死戰;柳元景軍雖水陸受敵,斗志也頗昂揚。劉劭兵即將獲勝,魯秀卻鳴退鼓,劉劭兵聞鼓音停止進擊。柳元景乘機開壘出擊,劉劭軍大潰,溺死在秦淮河中甚多。劉劭親率余眾攻壘,柳元景部復大破之,劉劭兵死傷比前更多。劉劭手斬后退者,仍不能禁。劉劭只身逃回臺城。江夏王劉義恭和魯秀、褚湛之等皆先后往投劉駿。二十五日,劉駿于新亭即皇帝位,是為宋孝武帝。以沈慶之為領軍將軍,加散騎常侍,不久,又為使持節、督南兗、豫、徐、兗四州諸軍事、鎮軍將軍。
        五月,臧質率雍州兵2萬至新亭,豫州刺史劉遵考部將夏侯獻之率步騎5000至瓜步山(今江蘇六合東南)。此時,會稽太宗隨王劉誕亦響應劉駿,派軍進攻建索。劉劭遣殿中將軍燕欽等抵御東來劉誕軍,大敗于奔牛(今江蘇常州境)。劉劭遂令沿秦淮河樹柵堅守,又決破崗、方山河堤,企圖以水阻擋劉誕軍。魯秀等募勇士攻克大航(又名朱雀橋,今南京市南,秦淮河上),王羅漢投降,劉劭兵紛紛奔逃。當夜,劉劭閉守臺城6門,于門內鑿塹立柵,準備固守。但此時城內人心已亂,文武官吏紛紛越城出降。不久,輔國將軍朱修之部克東府(今南京東,為宰相、中書令所居),諸軍克臺城。劉劭被俘,斬于大航。
        閏六月,以沈慶之為南兗州刺史,常侍如故,鎮盱眙。
        不久,孝武帝思將帥之功,下詔封賞諸功臣:“朕以不天,有生罔二,泣血千里,志復深逆,鞠旅伐罪,義氣云踴,群帥仗節,指難如歸。故曾未積旬,宗社載穆,遂以眇身,猥纂大統。永念茂庸,思崇徽錫。新除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南兗、豫、徐、兗四州諸軍事、鎮軍將軍、南兗州刺史沈慶之,新除散騎常侍、領軍將軍柳元景,新除散騎常侍、右衛將軍宗愨,督兗州諸軍事、輔國將軍、兗州刺史徐遺寶,寧朔將軍、始興太守沈法系,驃騎諮議參軍顧彬之,或盡誠謀初,宣綜戎略;或受命元帥,一戰寧亂;或稟奇軍統,協規效捷,偏師奉律,勢振東南。皆忠國忘身,義高前烈,功載民聽,誠簡朕心。定賞策勛,茲焉攸在,宜列土開邑,永蕃皇家。慶之可封南昌縣公,元景曲江縣公,并食邑三千戶。愨洮陽縣侯,食邑二千戶。遺寶益陽縣侯,食邑一千五百戶。法系平固縣侯,彬之陽新縣侯,并食邑千戶”(《宋書·沈慶之列傳》)。又使沈慶之自盱眙還鎮廣陵。
        孝建元年(454年)正月,孝武帝考慮荊州是長江上游重鎮,不愿讓他叔父南郡王劉義宣(宋武帝劉裕第六子)久任荊州刺史,于是內調其為丞相、揚州刺史。義宣主持荊州10年,財富兵強,與江州刺史臧質以滅劉劭有功,益發驕橫專行;朝廷詔制若與已意不同,則不遵行。今見孝武帝欲奪去其兵權,即與臧質議定先發制人,舉兵反抗宋廷。劉義宣和臧質素與豫州刺史魯爽結好,遂密遣人于宋孝建元年正月告知魯爽及兗州刺史徐遺寶,約定當年秋天同時舉兵。使者攜帶函至壽陽(今安徽壽縣),恰逢魯爽醉酒,誤記預約日期,即日起兵。徐遺寶亦隨之舉兵,從兗州(治瑕丘,今山東充州)往攻彭城(今江蘇徐州)。
        二月,劉義宣和臧質忽聞魯爽已反,倉促起兵,并上表宋孝武帝,言欲除君側之惡。臧質加部將魯弘為輔國將軍,東下屯兵大雷(今安徽望江);劉義宜遣諮議參軍劉諶之率萬人往會魯弘,并召司州刺史魯秀,使為劉諶之后繼。是月,宋孝武帝以領軍將軍柳元景為撫軍將軍,統率左衛將軍、豫州刺史王玄謨等諸將迎擊劉義宣。王玄謨等率舟師進據梁山洲(今安徽和縣南,長江西岸梁山),在兩岸筑偃月壘,以待叛軍。
        劉義宣自稱都督中外諸軍事,于三月傳檄各州郡,給諸州郡官吏加官晉爵,令他們出兵響應自己。同時自率眾10萬由江津(今湖北沙市東南)東進,以子劉恬為輔國將軍,與左司馬竺超民留鎮江陵(今屬湖北)。益州刺史劉秀之斬劉義宣信使,遣兵萬人襲江陵。劉義宣知雍州刺史朱修之與已二心,乃以魯秀為雍州刺史,命其率兵萬余擊之。徐遺寶攻彭城不克,棄眾焚燒湖陸城投奔魯爽。劉義宣以臧質為前鋒,軍至尋陽(今江西九江西南);魯爽也引兵自壽陽直趨歷陽(今安徽和縣),與臧質合兵,水陸并進。殿中將軍沈靈賜率水軍于南陵(今安徽繁昌南)擊敗臧質的前哨部隊,俘軍主徐慶安等。臧質至梁山,立營兩岸,與宋軍對峙。
        四月,孝武帝以左軍將軍薛安都、龍驤將軍宗越等屯歷陽,擊斬魯爽的前鋒楊胡興。魯爽被阻,留軍于大峴城(今安徽含山縣東北),命其弟魯瑜屯于大峴之西的小峴。孝武帝遣沈慶之渡江督戰。魯爽軍食少,引兵稍退,自留斷后。沈慶之派薛安都率輕騎追之,斬魯爽,魯瑜也為部下所殺。宋廷軍進而克壽陽,徐遺寶逃出,途中被殺。沈慶之使人將魯爽之首送與劉義宣,并寫信給劉義宣說:“仆荷任一方,而釁生所統。近聊帥輕師,指往翦撲,軍鋒裁及,賊爽授首。公情契異常,或欲相見,及其可識,指送相呈”(《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八》)。魯爽系出將門,驍猛善戰,號稱萬人敵,劉義宣與臧質見爽首后,皆驚駭不已。太傅劉義恭又使離間計,派人送書于劉義宣,言及臧質“少無美行”,倘使此次反叛成功,恐你也難免成為其池中之物。義宣從此也疑忌臧質。
        五月,朱修之切斷馬鞍山(今湖北襄樊市西南)通道,據險固守。魯秀率部進攻,屢為修之所敗,遂退往江陵。朱修之引兵隨其后。臧質遣將攻克梁山西城,即與劉諶之合兵攻東城。柳元景悉遣精兵往助王玄謨。玄漠督諸軍大戰,臧質兵大敗,劉諶之戰死,劉義宣、臧質逃走。六月,臧質被俘后斬于建康(今南京),劉義宣逃至江陵后被朱修之所殺。
        沈慶之因功被進號為鎮北大將軍,進督青、冀、幽三州,給鼓吹一部。不久又與柳元景俱開府儀同三司,沈慶之拒絕,改封始興郡公,戶邑如故。
        孝建二年(455年),沈慶之已年滿七十,便于正月請求辭去職務。二月,孝武帝以沈慶之為侍中、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沈慶之固讓,但孝武帝不許,于是又數十次上書推辭。并當面對孝武帝說:“張良名賢,漢高猶許其退;臣有何用,必為圣朝所須”(《宋書·沈慶之列傳》)。孝武帝無奈,只好批準,每日給錢十萬,米百斛,衛史五十人。不久,孝武帝想請沈慶之復出,便派何尚之去請,何尚之累陳孝武帝之意,沈慶之笑著說:“沈公不效何公,往而復返!焙紊兄缓米髁T。
        大明元年(457年)二月,魏軍攻兗州,孝武帝派太子左衛率薛安都,東陽太守沈法系(沈慶之從弟)分率騎兵和水軍前去彭城拒敵,都歸徐州刺史申坦節度。宋軍到時,魏軍已回,當時有群盜聚任城荊榛中,世為隱患,稱為“任榛”。申坦請回軍討之,但任榛聞后,皆逃散。時天旱,人馬渴乏,無功而還。孝武帝執法嚴峻,將薛安都和沈法系以白衣領職,申坦斬首。群臣為申坦求情,但都不行。沈慶之知道后,便抱著申坦哭于市,并說:“汝無罪而死。我哭汝于市,行當就汝矣”(《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八》)!孝武帝知道后,只好將申坦赦免。
        時宋孝武帝劉駿對竟陵王劉誕多聚才力之士,蓄精甲利兵,畏而忌之。便于大明元年使其出鎮京口(今江蘇鎮江)。又嫌其離京都建康(今南京)過于逼近,故更易其為南兗州刺史,移鎮廣陵(今江蘇揚州西北)。并命心腹之臣劉誕孫前往鎮守京口,以防劉誕。
        大明三年(459年)四月,孝武帝聞民間廣傳劉誕正反叛朝廷,即令掌管司法大臣上奏劉誕罪惡,請收捕治罪;并先以羽林禁兵配給兗州刺史垣閬,命其以赴任為名,與給事中戴明寶襲擊劉誕。垣閬在交戰中被殺,明寶從間道逃還。孝武帝詔令內外戒嚴,以始興公沈慶之為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兗州刺史,率兵討伐劉誕,沈慶之只好同意。
        沈慶之至歐陽時,劉誕便遣門客,沈慶之族人沈道愍去勸說沈慶之,并贈一把玉環刀做為見面禮。沈慶之將沈道愍遣回,并列數劉誕的罪行。劉誕焚燒民屋,驅趕居民入廣陵城,閉門自守。沈慶之至城下,劉誕登城樓對他說:“沈君白首之年,何為來?”沈慶之說:“朝廷以君狂愚,不足勞少壯,故使仆來耳”(《宋書·沈慶之列傳》)!
        沈慶之為防劉誕逃奔北魏,移營至距廣陵18里的白土,以切斷其逃路。進軍至新亭(今江蘇江都蜀岡)。時豫州刺史宗愨、徐州刺史劉道隆、兗州刺史沈僧明等,皆率兵來助。劉誕見諸軍會集,自率步騎數百人棄城北逃,行10余里后因隨從不欲北走,又返回廣陵,筑檀誓師,為部屬加官晉俸。時右衛將軍垣護之、虎賁中郎將殷孝祖等擊魏還師,也至廣陵受沈慶之節度。沈慶之進逼廣陵城。劉誕給沈慶之軍送糧,沈慶之拒而不收,悉焚之。劉誕又讓沈慶之給孝武帝送一封書信,沈慶之說:“我奉詔討賊,不得為汝送表。汝必欲歸死朝廷,自應開門遣使,吾為汝送護之”(《宋書·沈慶之列傳》)。每次攻城,沈慶之都身先士卒。孝武帝提醒他說:“卿為統任,當令處分有方,何蒙楯城下,身受矢石邪。脫有傷挫,為損不少”(《宋書·沈慶之列傳》)。
        六月,孝武帝急欲攻下廣陵,璽書相繼,督促日緊,并命沈慶之于廣陵城西南的桑里修筑了三個烽火臺,若克外城,舉一烽,克內城,舉兩烽,擒劉誕、舉三烽。沈慶之率部焚燒廣陵城東門,為便于樓車推進以攻城,命將士填平溝塹,修整攻道,立行樓、土山并諸攻具。適值大雨連綿不斷,不能攻城。自四月至七月,孝武帝見攻廣陵毫無進展,十分動怒,命御史中丞庾徽之奏免沈慶之官職,而又下詔不予追究,以此激慶之攻戰。沈慶之率眾攻城,身先士卒,親冒矢石,克其外城;乘勝而進,又克內城。劉誕欲逃被殺。孝武帝是南朝著名的暴君,極為殘忍。戰后,孝武帝欲盡殺廣陵城中男女老少。沈慶之請求“請自五尺以下全之,其余男子皆死,女子以為軍賞”(《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九》),即使這樣,猶殺男子3000余人。不久,孝武帝以沈慶之為司空。
        大明四年(460年)十月,沈慶之奉詔討緣江蠻。
        大明五年(461年)九月,沈慶之固讓司空。孝武帝同意,但仍命其參加朝會,位次司空,俸祿如故三司。
        沈慶之住在清明門外,有四所院宅,屋室都異常華麗。他在婁湖還有一處園舍,一天夜里,他帶著子孫遷往婁湖居住,后又把里外親屬也遷往那里,在那里廣開田園之業,常常指著地對人說:“錢盡在此中”(《宋書·沈慶之列傳》)。沈慶之“身享大國,家素富厚,產業累萬金,奴僮千計。再獻錢千萬,谷萬斛”,“妓妾數十人,并美容工藝。慶之優游無事,盡意歡愉,非朝賀不出門。每從游幸及校獵,據鞍陵厲,不異少壯”(《宋書·沈慶之列傳》)。
        一次,太子妃向孝武帝進獻金鏤匕箸及杅杓,孝武帝便賞賜給沈慶之,對他說:“卿辛勤匪殊,歡宴宜等,且觴酌之賜,宜以大夫為先也”(《宋書·沈慶之列傳》)。
        沈慶之手不知書,眼不識字。孝武帝宴請眾臣,令群臣賦詩,沈慶之無奈,便說:“臣不知書,請口授師伯”(《宋書·沈慶之列傳》)。孝武帝讓顏師伯執筆,沈慶之便說:“微命值多幸,得逢時運昌。朽老筋力盡,徒步還南崗。辭榮此圣世,何愧張子房”(《宋書·沈慶之列傳》)。孝武帝很高興,在座的人也都稱其辭意之美。
        大明八年(464年)閏五月,孝武帝去世,遺詔:“太宰義恭解尚書令,加中書監;以驃騎將軍、南兗州刺史柳元景領尚書令,入居城內。事無巨細,悉關二公,大事與始興公沈慶之參決;若有軍旅,悉委慶之;尚書中事,委仆射顏師伯;外臨所統,委領軍將軍王玄謨”(《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二十九》)。沈慶之雖年近八十,但仍受此重任,可見在當時,沈慶之的軍事才能是無人能比的。
        同日,太子劉子業即皇帝位,是為前廢帝。加沈慶之幾杖,給三望車一輛。沈慶之每次朝賀,“常乘豬鼻無憲車,左右從者不過三五人。騎馬履行園田,政一人視馬而已。每農桑劇月,或時無人,遇之者不知三公也”(《宋書·沈慶之列傳》)。等到給他加三望車,他對人說:“我每游履田園,有人時與馬成三,無人則與馬成二。今乘此車,安所之乎”(《宋書·沈慶之列傳》)。賜給他幾杖,他也推辭不受。
        柳元景和顏師伯去拜訪沈慶之,正值沈慶之在田園里耕作,柳顏二人鳴笳列卒滿道,而沈只與一位隨從并行,見了柳、顏二人的陣勢,悄然變了臉色,對他倆說:“夫貧賤不可居,富貴亦難守。吾與諸公并出貧賤,因時際會,榮貴至此,唯當共思損挹之事。老子八十之年,目見成敗者已多,諸君炫此車服,欲何為乎”(《南史·沈慶之列傳》)!于是低頭插杖而耘,不再回頭看他倆一眼。柳顏二人聽了十分慚愧,趕緊讓眾侍從回去,自己也脫下華服和他一起干活,沈慶之這才和二人相對為歡。
        沈慶之以前并不被鄉里人所看重,等到他富貴發達之后,以前看不起他的那些人都膝行而前。沈慶之感慨道:“故是昔時沉公”(《南史·沈慶之列傳》)。當時有幾十個以劫掠為生的強盜,為當地人所患。沈慶之便假稱置酒擺宴,把他們召集來,全部殺掉,從此民心安定,全境喜悅。
        前廢帝即位之初,撫慰眾臣,表現溫和,朝內漸發亂事,泰始元年(465年)七月,前廢帝殺了戴法興后便不再斂氣吞聲,兇相漸露。柳元景等無不震懾,各不自安。八月,柳元景便與顏師伯等人密謀廢帝,立劉義恭。日夜聚謀,但猶豫不決。柳元景便將此事告訴了沈慶之,沈慶之與劉義恭的關系一般。顏師伯當時專斷朝事,對沈慶之向來不以為然,曾對令史說:“沈公,爪牙耳,安得預政事”(《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三十》)!沈慶之對顏師伯極為不滿,所以向前廢帝告發了此事。
        是月,前廢帝親自率羽林兵殺劉義恭及其四子。另遣人殺柳元景,其八子、六弟及諸侄也都被殺。顏師伯及其六子也于同日被殺。前廢帝改元景和。不久,以沈慶之為侍中、太尉,沈慶之固辭不受。封次子中書郎沈文季建安縣侯,食邑千戶。少子沈文耀,十幾歲年紀,善于騎馬射箭,廢帝很喜歡他,也封為永陽縣侯,食邑千戶。
        景和元年(465年)九月,義陽王、徐州刺史劉昶遣使蘧法生奉表至建康(今南京),請求入朝。前廢帝劉子業素來憎恨劉昶,此時誣其謀反。蘧法生懼而逃還彭城(今江蘇徐州)。前廢帝下詔討劉昶,內外戒嚴。宋帝親率兵渡江,命沈慶之統諸軍為前鋒進擊。劉昶聞訊聚兵造反,并傳檄所轄彭城、下邳、東海、淮陽、鐘離、馬頭等諸郡。但諸郡將佐均懷異心,皆不受命,反斬劉昶使。劉昶見大勢已去,便乘夜僅帶數十騎開北門逃奔北魏。魏帝器重他,讓他娶了公主,拜為侍中、征南將軍、駙馬都尉,封丹陽王。
        起初,沈慶之因告發顏、柳之謀有功,與前廢帝關系甚好。后沈慶之數次進言,前廢帝很不高興。沈慶之懼禍,閉門不接賓客。曾經遣范羨至吏部尚書蔡興宗家,蔡興宗讓范羨告訴沈慶之:“公閉門絕客,以避悠悠請托者耳。如興宗,非有求于公者也,何為見拒”(《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三十》)!沈慶之便讓范羨去邀請蔡興宗,蔡興宗對沈慶之說:“主上比者所行,人倫道盡;率德改行,無可復望。今所忌憚,唯在于公;百姓喁喁,所瞻賴者,亦在公一人而已。公威名素著,天下所服。今舉朝遑遑,人懷危怖。指麾之日,誰不響應!如猶豫不斷,欲坐觀成敗,豈推旦暮及禍,四海重責將有所歸!仆蒙眷異常,故敢盡言,愿公詳思其計!鄙驊c之說:“仆誠知今日憂危,不復自保,但盡忠奉國,始終以之,當委任天命耳。加老退私門,兵力頓闕,雖欲為之,事亦無成!辈膛d宗又說:“當今懷謀思奮者,非欲邀功賞富貴,正求脫朝夕之死耳!殿中將帥,唯聽外間消息,若一人唱首,則俯仰可定。況公統戎累朝,舊日部曲,布在宮省,受恩者多,沈修之輩皆公家子弟耳,何患不從!且公門徒、義附,并三吳勇士。殿中將軍陸攸之,公之鄉人,今入東討賊,大有鎧仗,在青溪未發。公取其器仗以配衣麾下,使陸攸之帥以前驅,仆在尚書中,自當帥百僚按前代故事,更簡賢明以奉社稷,天下之事立定矣。又,朝廷諸所施為,民間傳言公悉豫之。公今不決,當有先公起事者,公亦不免附從之禍。聞車駕屢幸貴第,酣醉淹留;又聞屏左右,獨入閣內;此萬世一時,不可失也!”沈慶之說:“感君至言。然此大事,非仆所能行;事至,固當抱忠以沒耳”(《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三十》)。
        時青州刺史沈文秀,是沈慶之侄,率部下出屯白下,也對沈慶之說:“主上狂暴如此,禍亂不久,而一門受其寵任,萬物皆謂與之同心。且若人愛憎無常,猜忍特甚,不測之禍,進退難免。今因此眾力,圖之易于反掌。機會難值,不可失也”(《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三十》)。言之再三,以至流涕,但沈慶之始終不同意。
        十一月壬辰(即公元465年12月6日),前廢帝誅殺何邁,知沈慶之肯定進言,于是下令關閉清溪諸橋不讓他過來。沈慶之知道此事,果然趕來,但無法通過只好作罷回家。是日,前廢帝于是派沈慶之從子沈攸之送藥賜死沈慶之,沈慶之不肯飲,沈攸之以被掩殺沈慶之,時年八十。
        年初,沈慶之曾做過一個夢,夢見有人拿著兩匹絹送給他,對他說:“此絹足度!鄙驊c之醒后對人說:“老子今年不免。兩匹,八十尺也。足度,無盈余矣”(《宋書·沈慶之列傳》)。
        沈慶之死后,前廢帝稱其病故,對其賞賜十分豐厚,追贈為侍中,太尉如故,給鸞輅辒辌車,前后羽葆、鼓吹,謚忠武公。沈慶之還未下葬,前廢帝便被廢,湘東王劉彧即皇帝位,追贈沈慶之侍中、司空,謚襄公。泰始七年(471年)改封蒼梧郡公。沈慶之的群從姻戚,由于他在朝中的位高功大而被重用委以貴職的多達幾十人。
        點評:“沈慶之以武毅之姿,屬殷憂之日,驅馳戎旅,所在見推。其戡難定功,蓋亦宋之方、召。及勤王之業克舉,臺鼎之位已隆,年致懸車,宦成名立,而卒至顛覆,倚伏豈易知也。諸子才氣,并有高風,將門有將,斯言得矣”(《南史·沈慶之列傳》)。
    編輯:秋痕

    檀道濟
    拓跋珪道武帝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江城| 建瓯市| 阳城县| 曲阜市| 台南县| 三河市| 呼和浩特市| 烟台市| 邹平县| 肥城市| 濉溪县| 外汇| 蒲城县| 黄石市| 鄂伦春自治旗| 邢台市| 五华县| 临城县| 炎陵县| 科尔| 上饶市| 昌都县| 二连浩特市| 湘乡市| 青河县| 伊金霍洛旗| 马山县| 广河县| 赤峰市| 南京市| 东乡县| 长垣县| 监利县| 威海市| 阜南县| 沁阳市| 沈阳市| 海原县| 牟定县| 平邑县| 康平县| 达日县| 邵东县| 侯马市| 周至县| 乌兰浩特市| 韩城市| 胶州市| 南充市| 游戏| 福州市| 无棣县| 忻城县| 柞水县| 伊吾县| 新疆| 枝江市| 永新县| 岳西县| 肃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