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先秦| 秦漢| 魏晉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遼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當代| 評論|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作家作品
  • 文學理論著述
  • 綜合選集及研究著作
  • □ 同類熱點 □
  • 簡述馬致遠和他的代表作《漢宮秋》
  • 簡答王實甫的《西廂記》文學藝術成就
  • 簡析白樸和他的《梧桐雨》
  • 簡述四大南戲及其他南戲的藝術影響
  • 簡析白樸《墻頭馬上》的藝術風格特點
  • 對比《單刀會》與《西蜀夢》,簡析關漢卿的藝術風格
  • 簡析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的藝術成就
  • 簡析《琵琶記》的藝術成就
  • 試述《竇娥冤》與關漢卿的悲劇創作
  • 簡析《西廂記》的人物塑造、語言藝術和社會影響
  • 試析《西廂記》戲劇沖突的藝術處理
  • 簡析《救風塵》與關漢卿的喜劇創作
  • 鄭光祖與《倩女離魂》《王粲登樓》《㑇梅香》
  • 吳禮部詩話
  • 簡述關漢卿雜劇的劇場性和語言藝術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文學 >> 元代文學 >> 文學理論著述
    散議元前期散曲創作

    發布時間: 2008/7/3 10:44:13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中國國學網
    文字 〖 〗 )
    書會才人作家 平民及胥吏作家 達官顯宦作家 
         元代散曲作家,據不完全統計,約有二百馀人,存世作品小令三千八百多首,套數四百七十馀套。以元仁宗延祐年間為界,分為前后兩個時期。前期的創作中心在北方,后期則向南方轉移。這一點,與雜劇創作的情況基本相似。 
         元前期散曲作家,依其社會身份,大致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書會才人作家。這一類作家無論在人生道路的選擇、自我價值的認定,抑或是道德修養等諸方面,都與傳統的文士大相徑庭。元代中止了科舉,斷絕了他們仕進的道路,把他們拋入了社會的底層,甚至混跡勾欄,與倡優為偶。然而他們卻并沒有因此沉淪,倒是在與下層人民的緊密結合中,脫胎換骨,重獲新生。這一類作家大多具有放誕不羈的精神風貌,而在表象之后蘊含的卻是強烈的反傳統的叛逆精神和追求個性自由的生命意識。關漢卿、王和卿等即是這一類作家的突出代表。 
         關漢卿自稱“普天下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他的著名套數〔南呂· 一枝花〕《不伏老》可視為“浪子”的一篇宣言,其〔黃鐘尾〕曲云: 
         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珰珰一粒銅豌豆,恁子弟每誰教你鉆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臺柳。我也會圍棋,會蹴踘,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咽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癥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天那,那其間才不向煙花路兒上走。 
         此曲重彩濃墨,層層暈染,集中而又夸張地塑造了“浪子”的形象,這形象之中固然有關氏本人的影子,也可視作以關氏為代表的書會才人精神面貌的寫照。當然,曲中刻意渲染的玩世不恭游戲人生的態度并不可取,但如果我們結合元代特定的歷史環境來看,不難發現,在這一“浪子”的形象身上所體現的對傳統文人道德規范的叛逆精神、任性所為無所顧忌的個體生命意識,以及不屈不撓頑強抗爭的意志,實際上是向市民意識、市民文化認同的新型文人人格的一種表現。此曲在藝術上也很有特色。曲中一系列短促有力的排句,節奏鏗鏘,具有精神抖擻、斬釘截鐵的意味。全曲把襯字運用的技巧發揮到了極致。如首兩句,作者在本格七、七句式之外,增加了39個襯字,使之成為散曲中少見的長句。而這些長句,實際上又以排列有序的一連串三字短句組成,從而給人以長短結合舒卷自如的感覺。這種浪漫不羈的表現形式,恰能表達浪漫不羈的內容,以及風流浪子無所顧忌的品性。 
         關漢卿散曲創作最多的題材是男女戀情,尤其以刻畫女子細膩微妙的心理活動見長。如下這首〔雙調·沉醉東風〕: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時間月缺花飛,手執著餞行杯,眼擱著別離淚。剛道得聲“保重將息”,痛煞煞教人舍不得。好去者,望前程萬里。 
         男女離別的場面,是古代詩詞中的常見題材,如柳永的名篇《雨霖鈴》。此曲刻畫入微處,可與柳詞相埒。但柳詞以含蓄蘊藉見長;關曲于含蓄中得到真率直白之味,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關氏散曲自然本色的主導風格。 
         王和卿,大名(今屬河北)人。與關漢卿相友善。為人滑稽佻達,F存小令11首,套數一篇,另有兩個殘套。王和卿的散曲從總體上看趣味不高,如《詠禿》、《胖妓》、《王大姐浴房內吃打》等,選材粗俗,更多地表現了市民意識和文化中庸俗的一面。寫的較好的是〔仙呂·醉中天〕《詠大蝴蝶》一首: 
         彈破莊周夢,兩翅駕東風。三百座名園一采一個空。誰道風流種?唬殺尋芳的蜜蜂。輕輕的飛動,把賣花人搧過橋東。 
         此曲用語夸張,構思奇特,極具滑稽詼諧之趣。所詠蝴蝶外表的美麗與其魯野的行為極不協調,從而產生強烈的喜劇性效果,能夠引起人們對一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丑陋現象的聯想,這或許是此曲廣受稱道的原因所在。 
         第二類是平民及胥吏作家。這類作家在人生遭際、社會地位等方面與第一類作家并無大的不同,但他們不像第一類作家那樣比較徹底地拋棄了名教禮法和傳統士流風尚。在他們內心深處,倒是不甘仕途失落,并向往實現傳統文人價值的。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他們屢屢碰壁,理想歸于幻滅,因而嘆世歸隱就成了這類作家創作的主旋律。他們一方面悲憤地感嘆世道的不平和個人悲劇的命運,進而對傳統價值觀產生懷疑;另一方面又希冀以精神上的遁隱作為消解痛苦療治創傷的藥方。元代全真教的流行則進一步強化了他們的這一行為和精神的取向。顯然,這類作家對人生所抱的是一種消極的態度,但其中卻也蘊含著對封建政治和現實人生的深刻反省。這類作家以白樸、馬致遠等人為其代表。 
         白樸的散曲創作,今存小令37首,套數四篇。在這些作品中,嘆世歸隱之作占了較大的比例。如〔雙調·沉醉東風〕《漁父》: 
         黃蘆岸白蘋渡口,綠楊堤紅蓼灘頭。雖無刎勁交,卻有忘機友,點秋江白鷺沙鷗。傲煞人間萬戶侯,不識字煙波釣叟。 
         白樸幼經金亡喪亂,此后終生不仕,過著優游閑居生活。曲中所寫在澄明的秋江上和鷗鷺相與忘機的漁父生涯,表明了作者對現實功名的否定,和對遁世退隱生活的向往。然而表面的瀟灑脫略并不能完全掩蓋作者心中的悲憤,“不識字” 三字即透出個中消息。強調漁父的不識字可以無憂無慮,可以傲視王侯,所要表現的不正是識字的知識分子對現實生活的反感嗎?像這一類曠達與悲憤交織之作在白樸作品中屢見不鮮,如“知榮知辱牢緘口,誰是誰非暗點頭。詩書叢里且淹留,閑袖手,貧煞也風流!保ā碴柎呵场吨獛住罚霸汶鐑蓚功名字,醅渰千古興亡事,曲埋萬丈虹蜺志。不達時皆笑屈原非,但知音盡說陶潛是! (〔寄生草〕《勸飲》)從中我們不難看到這一類知識分子精神狀況之一斑。 
         除了嘆世歸隱之作外,白樸較多涉筆的題材還有男女戀情與寫景詠物。前者多質樸本色、直白通俗之趣,后者富于文采,有清麗淡雅之美,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馬致遠是元代創作最豐的散曲作家之一今存小令115首、套數22篇,總計一百三十多首。元代傳統文人積極進取與超脫放曠重疊交織的悲劇性人格,在馬致遠的散曲中表現得最為鮮明突出。 
         馬致遠早年熱衷于功名,但他的仕途卻并不得意,所任最高官職不過是從五品的江浙行省務官。長的沉抑下僚,使他飽受屈辱,并對現實的黑暗有了清醒的認識,心中郁結的憤懣不平之氣充溢于他散曲的字里行間:“夜來西風里,九天雕鶚飛,困煞中原一布衣。悲,故人知未知?登樓意,恨無上天梯!”(〔金字經〕)“嘆寒儒,謾讀書,讀書須索題橋柱,題柱雖乘駟馬車,乘車誰買《長門賦》,且看了長安回去!保ā矒懿粩唷常┻@里表面上看,乃是抒發英雄失路之悲,壯志未酬之嘆,更深層的意蘊則是發泄傳統價值在現實中無法實現的悲憤。 
         在封建社會中,對現實絕望的知識分子,最容易產生人生的幻滅感和歷史的虛無感,并進而乞靈于老莊的保身哲學,將與世無爭、超塵絕世的隱居生活作為理想的人生境界,以此逃避現實,獲得心理平衡。馬至遠以他無比的才華,運用散曲的形式,把這一文人心態描摹得淋漓盡致,下面是他的著名套數〔雙調·夜行船〕《秋思中的尾曲〔離亭宴煞〕: 
         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爭名利何年是徹?看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釀蜜,爭攘攘蠅爭血。裴公綠野堂,陶令白蓮社。愛秋來那些?和露摘黃花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想人生有限杯,渾幾個重陽節。人問我頑童記者:便北海探吾來,道東籬醉了也。 
         這里描繪了兩種人生境界:一是奔波名利,一是陶情山水。名利場中的污濁丑陋與田園的高雅曠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作者堅定地選擇了后者,將詩酒還有湖山的恬靜閑適作為人生的歸宿,這表明了作者徹悟之后對現實的否定,同時在表面的放逸瀟灑之下仍然激蕩著憤世嫉俗的深沉感情。 
         馬致遠被譽為“曲狀元”,他的散曲在藝術上取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與關漢卿散曲濃厚的市俗情趣相比,馬致遠的散曲則帶有更多的傳統文人氣息。他的套數擅長把透辟的哲理、深沉的意境、奔放的情感、曠達的胸懷熔于一爐,語言放逸宏麗而不離本色,對仗則工穩妥貼,被視為元散曲豪放派的代表作家。他的小令亦寫得俊逸疏宕,別具情致如膾炙人口的〔天凈沙〕《秋斷》: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僅28字就勾勒出一幅秋里夕照圖,特別是首三句不以動詞作中介,而連用九個名詞勾繪出九組剪影,交相疊映,創造出蒼涼蕭瑟的意境,映襯出羈旅天涯茫然無依的孤獨與彷徨。全曲景中含情,情自景生,情景交融,雋永含蘊。周德清《中原音韻》贊其為“秋思之祖”,王國維《人間詞話》說它“寥寥數語,深得唐人絕句妙境”。洵為確評。 
         第三類是達官顯宦作家。一般來說,這類作家仕途比較通達,尤其在元初知識分子普遍棲身下層,漢人一般不受重用的情況下,他們可以說是特別受到命運眷顧的寵兒。所以他們的作品更多表現的是傳統的士大夫思想情趣。當然,在元代政治極度腐敗、民族歧視嚴重的社會環境下,他們也同樣有牢騷和不平,但遠沒有前兩類作家那樣激憤難抑。在藝術風格上,他們或精工雅麗,或質樸本色,而總體上則偏于曲雅一路,俚俗的成分較少。這一類作家以盧摯、姚燧為代表。 
         盧摯(1242?~1315),字處道,一字莘老,號疏齋。祖籍河北涿郡,后遷河南潁川。官至翰林承旨。曾出使湖南、江東等地。盧摯在元初頗負文名,文與姚燧并稱,詩與劉因齊名,但傳世詩文不多。所作散曲今存小令一百二十馀首。 
         盧摯散曲的題材以詠史懷古與隱居樂閑兩類為多,無論抒發世事興衰變幻之哀愁,或是表現田園山林之趣,大抵不出古代士大夫“儒道互補”的精神范疇。倒是一些寫景詠物之作,具有較高的藝術鑒賞價值。如〔雙調·沉醉東風〕《秋景》:“掛絕壁枯松倒倚,落殘霞孤鶩齊飛。四圍不盡山,一望無窮水。散西風滿天秋意。夜靜云帆月影低,載我在瀟湘畫里!贝饲美畎字、王勃之文的句意,以清新自然之筆描繪出一幅秋日瀟湘的美麗畫圖,含蘊著作者陶然忘機的情懷。全曲意象明郎,氣韻流動,文辭俊朗清麗,不用虛詞、襯字,與詩、詞的表現手法更接近,體現了疏齋散曲以清雅為主的基本格調。 
         姚燧(1238~1313),字端甫,號牧庵,河南洛陽人。一生仕途坦暢,官至翰林學士承旨。曾主持修撰《世祖實錄》。所作散曲存世不多,計有小令29首,套數一篇。 
         姚燧散曲在取材、內容等方面與盧摯大體相似,如〔中呂·醉高歌〕《感懷》: “十年燕月歌聲,幾點吳霜鬢影。西風吻直鱸魚興,已在桑榆暮景!鼻鷮懽约旱幕潞P雄,遲暮之感,籠罩著一股淡淡的哀愁。全曲對仗工整,語言雅潔蘊藉,頗似一首小詞。姚燧的一些描寫男女風情之作,以刻畫人物心理活動見長。如〔越調·憑欄人〕《寄征衣》:“欲寄征衣君不還,不寄君衣君又寒,寄與不寄間,妾身千難!彼紜D題材為古代詩詞所常見,但姚燧此曲構思相當巧妙,它不是正面寫思念,而是通過寫妻子內心的猶豫、為難,處處顯示她對丈夫愛之深、念之切。短短24字,便將思婦細膩微妙的心理,婉曲傳出,頗有樂府民歌的淳厚雋永之味。 
         元前期比較著名的散曲作家,還有杜仁杰、楊果、馮子振、陳英等人,也各具風采。 
    編輯:秋痕

    散曲的興起及其體制風格
    簡析元后期散曲創作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1019425
    武宣县| 汉中市| 白银市| 吴川市| 特克斯县| 即墨市| 平原县| 尉氏县| 东阿县| 竹山县| 泗水县| 平舆县| 建瓯市| 永州市| 颍上县| 昌图县| 桃园市| 炎陵县| 襄垣县| 合山市| 历史| 广安市| 阳泉市| 汶上县| 海口市| 乌恰县| 文安县| 宣城市| 吴川市| 冕宁县| 怀安县| 黑龙江省| 拉孜县| 张掖市| 禄丰县| 宁明县| 阳新县| 宜春市| 辉县市| 克什克腾旗| 潞城市| 宝鸡市| 大邑县| 桦南县| 台湾省| 石首市| 家居| 固始县| 吴忠市| 松溪县| 册亨县| 万荣县| 南康市| 远安县| 九龙坡区| 玛曲县| 米脂县| 威远县| 合川市| 津市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