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音樂| 舞蹈| 書畫| 古玩玉器| 建筑| 工藝| 論壇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音樂動態
  • 音樂理論
  • 古代樂器
  • 域外古典音樂
  • 名曲賞析
  • 音樂研究
  • 戲曲音樂及其他
  • 中國音樂名人
  • 古箏專輯
  • □ 同類熱點 □
  • 中國搖滾大事記
  • 八音之首樂之君:編鐘
  • 中國流行樂壇20年回憶之八十年代
  • 北京地下音樂與樹村
  • 中國流行樂壇20年回憶之九十年代
  • 校園民謠在大陸的發展
  • 校園民謠在大陸的誕生
  • 中國流行樂壇20年回憶之早期
  • 河北省搶救古代音樂“活化石”南高洛古樂
  • 那些曾經譜寫校園民謠浪漫與輝煌的人們
  • 國樂史詩《清明上河圖》打造現代民樂傳奇
  • 農民藝人演繹中國古代音樂史詩
  • 山西積極搶救西安古樂
  • 中國有一首遨游太空的音樂
  • 山西積極搶救西安古樂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藝術 >> 音樂 >> 音樂動態
    西秦戲從田間唱到全國 學者:流傳至今較為罕見

    發布時間: 2019/8/30 0:09:39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南方日報
    文字 〖 〗 )
    西秦腔入海陸豐 長歌鏗鏘古韻濃   

      ——從田間地頭唱到全國舞臺的西秦戲   

      西秦戲,地方稀有劇種如何走向全國舞臺?   

      夕陽的余暉灑滿街頭巷道,穿過熱鬧的集市,記者近日來到位于汕尾海豐縣城中心的北門社區,見到了入駐演出的海豐縣西秦戲劇團。   

      戲臺就搭在社區的老年大學旁,臺邊的電子屏上顯示著當晚演出的劇目《馬援伏波》。就在今年6月,這部劇獲得了2019年廣東省第十一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成為全省62部獲獎作品中唯一一部縣級劇團作品。   

      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印發《曲藝傳承發展計劃》,對曲藝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發展工作進行專項部署。曲藝歷史悠久、魅力獨特,具有深厚的群眾基礎,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門類。推動曲藝傳承發展,對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中華文脈,增強文化自信,繁榮文藝事業,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等都具有重要意義。   

      2006年,西秦戲被國務院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13年過去了,這一地方稀有劇種不但“活”了下來,還從田間地頭唱到了全國舞臺。專家認為,像西秦戲這種北方戲曲傳入南方,還得以流傳至今的現象是較為罕見的,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而西秦戲的表演風格粗獷豪放,唱腔雄渾激昂,道白鏗鏘有力,非常適合演像《馬援伏波》這樣充滿家國情懷的歷史大戲。   

    點擊進入下一頁   
    高溫天,200多名觀眾在大棚里看西秦戲。圖片來源:南方日報   
      傳入:北方戲曲傳入南方 流傳至今較為罕見   

      距離好戲上演還有一個半小時,觀眾們陸續涌入,大多是住在附近的老人,也有一些年輕的面孔,戲臺前的200張塑料椅子陸續有人落座,演員們在后臺緊鑼密鼓地化妝、換戲服、戴頭飾。   

      劇團要在社區連演5天,一天演5個小時,從晚上7時多到12時多,為了慶賀仙圣公誕!皯蚴怯糜谧6\,也能娛樂百姓!蔽髑貞虻膰壹壏沁z傳承人、海豐縣西秦戲劇團團長呂維平介紹。   

      汕尾地區供奉的神祗眾多,不同社區、村莊不盡相同,在北門社區,人們信奉仙圣公,每年都會在仙圣公誕辰時請劇團演戲慶祝。汕尾的3個稀有劇種:白字戲、正字戲和西秦戲的演出都與這類祭祀活動密不可分!凹漓牖顒又谐獞虻膫鹘y,為這些劇種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崩蠘肥謪菬ㄈ缯f。   

      《廣東戲曲簡史》一書中記載,廣東地方戲曲基本上是由外來劇種與廣東的地方語言、民間藝術、人民生活相融合的產物。西秦戲也不例外,它起源于明末清初的西秦腔,從大西北流傳到廣東海陸豐,與當地民間藝術相結合,逐漸形成了游離于本腔、具有獨特藝術風格的劇種,至今已有四百年歷史。   

      據《西秦戲研究》記載,上世紀50年代末,陜西秦腔劇團到廣州演出,海豐西秦戲劇團的藝人們也來觀摩學習,秦腔的老藝人看了西秦戲很感興趣,認為其劇本、曲調、表演、排場以至服裝,都近似30多年前的秦腔。   

      “像這種北方戲曲傳入南方,還得以流傳至今的現象是較為罕見的,也正因如此,西秦戲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比A南農業大學文法學院首聘教授劉紅娟說,她曾觀看過一場幾乎沒有觀眾,只為了祭祖祈福的西秦戲,她認為,很多地方戲不只是一種藝術形式,還是一種民俗活動,才沒有被其他新興的娛樂方式取代。   

      沒落:破舊農舍里打地鋪 劇團一度瀕臨解散   

      “南越起烽火,外夷卷狂波……”伴隨著高昂的西秦唱腔響起,藍色幕布緩緩拉開,好戲開始了。   

      西秦戲唱的是明清時期的“官話”,當地不少人聽不懂。   

      “聽不懂并不妨礙我看,而且聽的也不是戲,是演員的唱腔,演員一開口我就能判斷這出戲好不好看!70歲的老戲迷馬惠如對西秦戲情有獨鐘,盡管西秦戲在當地受歡迎的程度遠不如唱本地方言的白字戲。這一點從戲班數量便能看出,目前汕尾有100多個白字戲戲班,卻只有一個西秦戲戲班。早在1992年,海豐縣西秦戲劇團就被原文化部稱為“天下第一團”!澳睦锸翘煜碌谝,明明是天下唯一!眳尉S平苦笑道。   

      2002年,呂維平剛擔任海豐縣西秦戲劇團團長時,劇團的桌椅破破爛爛,演員七零八落,一年只有五六場演出,其中三場還是政府安排的。沒戲演也沒人演,招了20多個演員,最后只留下五六個,劇團瀕臨解散。   

      2003年,廣東提出建設文化大省,劇團開始復蘇。在新的政策下,劇團重新置辦行頭、幕布、道具,排演新編劇目。   

      2006年,西秦戲被國務院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劇團成員備受鼓舞,西秦戲再次得到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關注,港澳同胞也紛紛邀請家鄉的戲班演出,自此,演出場次逐年增加,2007年超過250場。   

      為了生存,劇團一年到頭都在汕尾地區和周邊的農村奔波,雖然一年能演上200場,一場戲能有一萬元左右的收入,但除去電費、伙食和車馬費等成本外,劇團成員平均一個月只能拿到兩三千元的薪水。演員們為了省下住宿費,演出結束后只能在戲臺附近的破舊農舍里打地鋪睡。待遇低導致劇團人才流失嚴重,呂維平深知,長此以往,連正常的訓練時間也無法保證,藝術水準會越來越低。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若干政策》,海豐縣政府在財政不寬裕的情況下,每年撥款72萬元為劇團設置了18名一類事業編制人員,劇團這才有了時間和精力整理傳統劇目、排練新戲。此時,一位喜愛戲曲的鄉賢看在眼里,給劇團捐了30萬元,這筆錢后來便被用于創作《馬援伏波》。   

      新作:老戲老演觀眾流失 馬援新劇帶來希望   

      隨著演出的進行,來看戲的人也越來越多,200張塑料椅坐滿后,附近的居民便從家里搬來板凳。老人們看得入神,任憑孫子孫女在一旁嬉戲打鬧。   

      《馬援伏波》這出戲講的是東漢建武年間,外夷企圖造反,本可安度晚年的馬援不顧夫人再三勸阻,毅然請命出征,安撫當地百姓,抗旨斬殺貪官,最終成功抵御外寇的故事。在雄渾悲壯的音樂聲中,觀眾們仿佛跨越了千年時空,看到那個烽火連天的南越戰場,窺見了馬援的內心世界。   

      “以前知道馬革裹尸這個成語,竟不知背后的故事這樣感人!瘪R惠如說。   

      在劇團里呆了四十年的老樂手吳煥如深諳其中的道理,“好劇本很重要,你的劇本不好,沒有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群眾就不喜歡看。然而劇團里一直沒有真正的編劇,大多是老戲老演,大家都看厭了”。   

      《馬援伏波》的劇本最早是為海南瓊劇創作。編劇陳渙供職于海南省瓊劇院,他告訴記者,在海南最有影響力的伏波將軍有兩位,一位是西漢的路博德,另一位便是東漢的馬援。為了讓馬援心懷社稷、鐵腕肅貪、靖疆愛民的歷史人物形象更豐滿,陳渙數易其稿,歷時三年才完成劇本。在一次培訓班上,供職于陜西西安秦腔劇院易俗社的導演王群,對這位同樣來自陜西的馬援將軍的故事頗感興趣,“我在陜西從事創作的這些年,寫馬援的作品幾乎沒有,而這部劇本故事有血有肉,令人動容!蓖跞赫f。   

      與西秦戲的結緣則是陳渙始料未及的。當時,他在海南負責協助舉辦第一屆閩南語戲曲交流會,一位潮劇專家發現西秦戲不在受邀之列,便叮囑他下次一定要請西秦戲劇團來。到了第二屆交流會,團長呂維平的精彩表演讓陳渙印象深刻,一眼便相中他為飾演馬援的最佳人選。   

      “導演和編劇雖然不是學西秦戲出身,但各個劇種之間本身是相融相通的。我們也達成一致,必須保留西秦戲這個劇種本身的特色!眳尉S平說。   

      為此,王群和陳渙不顧路途遙遠,多次從陜西、海南輾轉海豐,多次討論,力求將西秦戲的魅力發揮到極致!拔髑貞虻谋硌蒿L格粗獷豪放,唱腔雄渾激昂,道白鏗鏘有力,非常適合演像《馬援伏波》這樣充滿家國情懷的歷史大戲!眲⒓t娟認為,題材與劇種契合讓《馬援伏波》有了先天優勢。   

      練功:椅子上露一手絕活 縣級劇團的“繡花功”   

      演出進行到一半時,呂維平的拿手絕活“椅子功”讓坐在后排的“00后”戲迷蔡煜庚忍不住站起身來眺望。只見他雙手不碰椅子,慢慢挪動腳步,讓椅子的四腿輪流以一腿著地轉圈,將馬援悲憤無奈、痛苦掙扎的心理活動表現得淋漓盡致!八钠ü珊孟裾吃诹四且巫由,功底可真好!辈天细@嘆道。   

      為了這不到一分鐘的演出效果,呂維平苦練了大半年,“椅子功主要是靠腰、臀和雙腿發力,學會是一道關,如何一遍遍與椅子磨合,又是一道關!眳尉S平說。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精湛演繹的背后是異常艱苦的排練。   

      “第一次到劇團,我怎么也沒想到這個號稱西秦戲‘天下第一團’的劇團設施竟如此簡陋,當場我就傻眼了!蓖跞焊嬖V記者,當時劇團連一個像樣的排練場地都沒有,演員們就在狹窄的停車場用一塊帆布、幾根鐵架支起一個簡陋的大棚。排練時正值六月天,不是烈日暴曬就是狂風驟雨,雨水還曾把大棚壓垮,好在沒有砸傷人。   

      因為該劇團經費有限,有些演員是兼職演出,排練完還要去干自己的營生。演員們的水平也是參差不齊,一些基礎較差的演員白天排戲,晚上補課,一遍又一遍地反復練習同一個動作,直到形成記憶。負責音樂配器和樂隊指揮的陳勇鐵教授,年過古稀還堅持抱病創作。就這樣,在硬件缺失、人力不足的雙重壓力下,整個劇團上下擰成一股繩,硬是咬牙連排了57天!皠F能存活到現在,靠的就是這股拼勁吧”,作為國家一級導演,王群排過的戲不下50部,而《馬援伏波》是他排過最艱難的一部。   

      在該劇團的精心打磨下,2017年8月6日,《馬援伏波》在汕尾市馬思聰藝術中心成功首演。同年,該劇獲得第十三屆廣東省藝術節優秀劇目二等獎。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會長、廣東省文化廳原常務副廳長杜佐祥對該劇給予高度評價,認為該劇充分體現了政治性、思想性、審美性的高度統一,是一個很好的愛國主義教育范本,對挖掘文化遺產,保護瀕危劇種,加強傳承和發展具有重大意義。2018年,《馬援伏波》作為廣東省唯一入選作品參加全國基層院團戲曲會演,登上北京梅蘭芳大劇院舞臺。   

      交流:赴各地演出和交流 讓更多人看西秦戲   

      時長2小時10分鐘的《馬援伏波》,在那句蕩氣回腸的“馬革裹尸回長安”唱腔中落下帷幕,觀眾的掌聲經久不息,還有幾位熱情的戲迷為劇團送來飲料和水果。   

      “每次演出結束,聽到觀眾們的掌聲,再疲憊也能一下子精神抖擻!毖輪T余澤鋒笑著說,此時的他剛換下被汗水濕透的戲服準備卸妝,趕在凌晨兩點吃一頓宵夜。常年奔波下鄉送戲,早已練就了迅速換裝卸妝的本領。   

      因為家里有親戚唱白字戲,余澤鋒13歲便開始接觸戲曲,后來他聽到激昂雄渾的西秦戲,被這種與南方柔軟唱腔截然不同的戲曲所吸引,便轉而學西秦戲!拔髑貞蚧趾氪髿,深受港澳同胞們的歡迎,在北方也有市場”。   

      酒香也怕巷子深。為了讓更多人了解西秦戲,海豐縣西秦戲劇團除了承接大大小小的祭祀演出,還去了北京、上海、廣州、西安、昆山、石家莊和香港等地演出交流!懊看瓮獬鼋涣,哪怕是演過很多次的戲,他們一抵達都會馬不停蹄地走臺排練,排練時也都是真打真摔,毫不馬虎!眲⒓t娟說。   

      2017年10月,《馬援伏波》亮相陜西西安索菲特大劇院,參加中國秦腔優秀劇目會演,這是西秦戲400年后首次“回娘家”。據余澤鋒回憶,演出結束時,劇院掌聲與歡呼聲此起彼伏,謝幕長達十幾分鐘,觀眾反響十分熱烈,一舉拿下8個優秀獎。   

      演出后第二天,陜西省文化廳振興秦腔辦公室舉辦了座談會。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們在會上就該劇的修改完善提出了許多建議,包括故事情節安排、戲劇沖突設計和演員表演等方面。   

      “好的文藝作品從來不是閉門造車,這次西安之行讓我們找到了和高水平劇團之間的差距,也學到了許多表演技巧!眳尉S平說! 2018年8月,“西秦戲與傳統粵劇聯篇演出”在香港高山劇場舉行,粵劇表演藝術家羅家英還為西秦戲做起了宣傳:“請大家認真欣賞西秦戲,里面有很多和粵劇同源的東西,他們保持得很好。我們這兩個劇種的重聚,很有意義!   

      “全國有300多個地方戲曲劇種,你若不主動走出去,誰會認識你、發現你?”演員陳嘉明這樣認為。   

      傳承:承起來更要傳下去 戲靠人傳也要時間   

      凌晨2時,劇團里的一群年輕演員在北門社區附近找了一家宵夜檔坐了下來,40多人的劇團只有他們5個人的年齡不過30歲,陳嘉明和余澤鋒便是其中兩位。   

      談到這兩位“90后”徒弟,呂維平總是止不住笑意。陳嘉明在2016年考入了中國戲曲學院學習昆曲,余澤鋒則連續兩屆參加廣東省演藝大賽獲得金獎。   

      2007年,呂維平當選西秦戲國家級傳承人,他坦承,那時自己還不太理解傳承的意思!艾F在懂了,不光是自己承起來,還要傳下去。戲靠人傳,我的戲都是師父傳給我的!币舱且驗檫@一信念,呂維平這幾年除了排戲,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兩個徒弟身上,“這是急不來的。我的小生戲他們已經基本能演了,但是老生戲要壓得住場,則要時間來磨礪!   

      陳嘉明堅定地告訴記者,畢業后不會留在北京,他說,深造的初衷就是讓家鄉的西秦戲能夠在他這一代傳承下去!拔蚁M懈嗄贻p人加入進來,不斷為西秦戲注入新鮮血液!笔罴倨陂g,他和余澤鋒一起,在海豐的一家藝術培訓中心為十幾個孩子上戲曲課,其中年紀最小的學員才3歲!耙还澱n包含有基本功、身段表演、唱腔三部分的教學,才收30來塊錢,要不是離得遠,我一定也把孩子送去學!眲⒓t娟笑著說。   

      今年,海豐縣西秦戲劇團與廣東舞蹈戲劇職業學院嘗試開展“訂單式”人才培養,由劇團前輩負責傳幫帶,進一步壯大西秦戲的青年傳承隊伍。(陳欣欣 南小渭)
    編輯:秋痕

    新編川劇《烏蒙山脊梁》歌頌脫貧致富的時代精神
    2019央視中秋晚會陣容曝光 導演組稱“近年最強”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凤台县| 古蔺县| 剑川县| 鹿泉市| 社旗县| 张家界市| 灵武市| 张家川| 安溪县| 徐闻县| 济源市| 高安市| 海伦市| 砀山县| 云霄县| 二手房| 余庆县| 临清市| 屯留县| 思南县| 金寨县| 乐至县| 黄山市| 黔江区| 霸州市| 醴陵市| 青海省| 远安县| 稻城县| 马公市| 曲沃县| 上虞市| 郴州市| 邹城市| 阜平县| 长治市| 金平| 治多县| 革吉县| 揭阳市| 遂川县| 乌海市| 工布江达县| 延长县| 衢州市| 和静县| 湖北省| 宽城| 开封市| 元江| 昌邑市| 乌鲁木齐县| 那曲县| 稷山县| 兖州市| 雷波县| 资阳市| 大邑县| 肇庆市| 民权县|